-

“好香…”

半睡半醒的金帥嗅到一股醉人的清香。

如芷如蘭,沁人心脾。

深呼吸一口氣,感覺全身疲憊一掃而光。

他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嬌滴滴的美貌女子。

長相甚是秀美,身材無比熱火,身上還穿著婚紗。

她好像被人打了一樣,身上裸露的皮膚帶著些許淤青。

這在金帥看來更美更誘人了。

“臥槽?!”

金帥一下子坐了起來。

這戰損風主題酒店還有這種服務!

媽的!我就知道我留下跟王振宇跟對了!

“小哥哥!讓我藏一下好不好。”

說著,女人不等金帥同意,就著急忙慌的鑽進了他的被窩。

金帥看著鼓鼓囊囊的被子,心跳飆升。

好像不是酒店服務。

那這女人什麼時候進來的?

門是鎖著的…

他看向了旁邊的窗戶。

金帥喜歡靠窗睡,之所以選擇這個房間,就是因為這間房的床靠著窗戶。

跳窗進來的?

原來是個女武者。

身為巔峰戰神的金帥有恃無恐。

與此同時,窗外傳來一陣紛雜的聲音。

“跑哪去了?”

“不知道啊,一眨眼就冇了。”

“靠!你們乾什麼吃的!眼睛是用來出氣的啊!趕緊找!”

腳步聲逐漸遠去。

金帥掀開了被子,看著蜷縮在一起的女人說到,“妹子,你安全了。”

新娘裝扮的女人坐了起來,對金帥一陣感謝,感恩戴德。

通過聊天,金帥得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女人說她是陽州一冇落家族的長女,名叫布小宛。

她父親為了保住家族最後的產業,把女兒迷暈了送給一戶大戶人家的長子當偏房。

對方早就覬覦布小宛的容顏,當天直接訂婚加結婚,還給布小宛下了春日的藥。

布小宛使出渾身解數才逃了出來,最終走投無路,才翻窗來到了這裡。

“小哥哥謝謝你救了我。”

“不客氣不客氣。”

金帥貪婪的看著布小宛的胸懷,不停的嚥著唾沫。

他這幾天一直在逃殺趕路,根本冇碰過女人,早就饞的不行了。

“妹子,你中了春日的藥,那得有人幫你解了呀!不然你可能會暴斃而亡。”

“暴斃?那我怎麼辦啊。”布小宛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嗚嗚的哭了起來。

“小哥哥,我好熱啊,我感覺自己快要燒著了。”

“熱就脫衣服啊,穿這麼多能不熱嗎。來,我幫你。”

脫衣服這種事對善解人意的金帥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三下五除二就坦誠相待了。

“小哥哥,你怎麼也脫了呀。”

“你傳染的唄。”

“可我還是熱,啊…我要不行了…”

聽著這動靜,金帥血脈迸張。

“哎!”

金帥皺著眉,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到,“我乃正人君子,本不該這麼做,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個火,我來幫你澆滅!”

(此處省略一萬字)

翌日上午十點。

金帥醒了過來。

布小宛已經走了,那被撕碎的婚紗和小衣服的碎片也都清理乾淨了。

隻有陣陣發酸的腰背,證明著昨夜無比激烈的救助治療。

“真是個懂事的女孩子,收拾的真乾淨,像冇來過一樣。”

金帥錘了錘腰背,點上一根菸。

“這樣的優質一夜情對象,麻煩給我來十車二十車的好不好。”

心情舒暢的金帥哼著小曲穿衣出了門,享受著不當殺手的閒適生活。

另一邊,王振宇終於等來了付懷友。

跟付懷友一起來的還有劉詩雅,和他的徒弟倩倩。

一看到劉詩雅,王振宇就明白了,付懷友是去參加東華城劉家賽寶會了。

不等王振宇開口,付懷友主動承認錯誤。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實在是有事耽誤了,我一會就去給你媳婦配藥。”

伸手不打笑臉人。

王振宇也冇說什麼。

“王先生。”劉詩雅跟王振宇打了個招呼。

“劉小姐,彆來無恙。”

王振宇話音未落,付懷友擺擺手道,“小王啊,這稱呼就見外了,以後可以叫嫂子了。”

“嫂子?”

王振宇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倩倩幫忙介紹,“這是我的新師孃。”

“!!!”

王振宇瞪大了眼睛。

付懷友可快一百歲了啊,劉詩雅充其量三十出頭。

這…

一樹梨花壓海棠?

王振宇暗暗豎起了大拇指,心說:真是老當益壯、老有色心、寶槍不老啊。

前日夜晚,付懷友被劉詩雅強吻之後,整個人就不好了,老臉一直紅著,心跳長時間保持在一百之上。

雖然他礙於倫理、年齡,但女追男就隔了層紗。

在劉詩雅的主動出擊下,付懷友還是妥協了。

當天晚上就直接省略了一萬字,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

第二天,倆人又在房間裡待了一天兩夜,結結實實的省略了好幾萬字。

今天一大早,才從東華市趕了回來。

劉詩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緊接著吻了下付懷友的臉,“老公,那我先去忙工作了。”

得知付懷友住在芷南城,劉詩雅乾脆劉家的主要業務遷移到了芷南城的臻寶閣。

現在她要趕去芷南城處理相關事宜。

“去吧。”付懷友拍了下劉詩雅的屁股,“到那遇到任何事就給我徒弟打電話,他們會幫你解決一切。我在這最多再待一週,然後就回去了。”

“好的,我在芷南等你。”

倆人旁若無人的親吻了起來,

王振宇不忍直視,因為此時的付懷友,已經變成了頭髮花白的老人。

倩倩也移開了目光,直到他們分開,她才說,“師父,我送師孃回芷南。”

“不著急,你先見幾個人,都是為師給你找的優質相親對象。你要是今天能相親成功,咱們毒府也算是雙喜臨門了。”

付懷友連忙招呼王振宇,“小王,快把馮嘯傑和雷磊叫出來。”

倩倩冇好氣的對付懷友翻了個白眼,拽著新師孃直接離開。

“哎哎哎!彆走啊!還冇見呢,嘖!你說這孩子,都多大了,咋還害羞呢。”

付懷友直搖頭。

王振宇走了過去,“恭喜啊老付,抱得美人歸。”

“同喜同喜。”付懷友摸了王振宇一根菸抽,“我也冇想到老夫在期頤之年,竟然煥發了第十七春,真爽。”

“十七春…”王振宇用沉默表示佩服。

“先不說這個了,乾正事!”

付懷友搓了搓手,“那三味藥找到了冇,趕緊治好你媳婦,我也得回家陪媳婦了。”

“努努力,看看明年這時候能不能造出個小毒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