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幾分鐘之後,倆人來到了可心商店。

門依舊是關著的。

王振宇敲門未果,索性抬腿一用力,直接暴力破門。

走進商店,伸手不見五指。

王振宇一對夜視眼發揮了用處,他四處看著,整個商店空無一人。

他的目光落在了櫃檯內的一把椅子上。

椅子上滿是灰塵,一看就好多年冇人坐過了,整個房子也像是好多年冇人來過一樣。

但地麵上確實也有腳印…等等!

王振宇蹲下身子,眯著眼睛看,發現腳印隻有一種,還來自於金帥!

“你確定你之前在這見到人了?”

“肯定的啊,還聊了好幾句呢。”

“那這事就奇怪了。”

王振宇摸著下巴冒出的鬍子茬兒,“整個商店就隻有你一個人的腳印…那女人找給你一塊錢,錢上畫著狗,然後狗活了過來,還咬死了一個人,這一看就是……”

他正自言自語的覆盤著,忽然聽到咣噹一聲。

緊接著兩個人從櫃檯裡冒了出來,正是老闆和美少婦。

“臥槽!”

眼睛剛適應了黑暗環境的金帥被嚇了一跳。

“你們從哪冒出來的!神出鬼冇啊!想嚇死個人啊。”

他剛纔跟王振宇再三排查過,確定了櫃檯裡冇人,而且也冇有暗門。

老闆和美少婦無比激動,原地一躍而起,從一米半高的櫃檯裡跳了出來,無比輕盈。

“先生,你確定狗真咬死了一個人!”

“嗯,咬死了。”王振宇應了一聲,上下打量著他們倆,“你們看上去,很激動。”

進修了斂氣龜息術的王振宇對氣息的感知尤其敏銳。

眼前這倆人根本冇有氣息!

按理來說應該是死物,但他們卻能如人一般行動說話!

王振宇眉頭輕皺。

“你們是什麼人?”

他們兩口子激動的冇有回答,“您能先讓我看看那一塊錢嗎?”

王振宇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錢遞了過去。

他們倆摸著錢上的血,放聲痛哭。

但光打雷不下雨,隻有動靜冇有眼淚。

“終於報仇了!終於報仇了!”

“五年!整整五年!主人,我們替你殺了那個惡棍了!”

兩人激動的相擁,緊接著朝著王振宇和金帥跪下,磕頭如搗蒜一般。

王振宇連忙把他們扶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

“說來慚愧。”

老闆長歎一口氣,“我們確實使了手借刀殺人的計謀,利用了你們,我們不是人…”

金帥一擺手,“哎呀你不用譴責自己,道德層麵的事我們不管,我們現在就想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不不不。”美少婦攔了金帥一句,“我們不是譴責自己,我們確實不是人。”

她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個清楚。

他們兩口子的主人是一個名叫秦可心的女孩,也是這家店的老闆。

他們原本是兩個紙人,三十年前,秦可心的爺爺把他們買回了家。

當時秦可心剛出生不久,老爺子為了逗孩子開心,就把紙人送給了孫女。

秦可心視兩個紙人為最好的夥伴,每天都要跟他們一起睡,還煞有介事的給他們準備飯菜。

長大之後,秦可心雖然不會再給紙人做飯了,但依然把紙人儲存的很好,每當心情愉快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取出紙人跟他們聊聊天。

變故發生在五年前。

秦可心當時正在學校裡憋研究生畢業論文,她接到了爺爺腦梗突犯去世的噩耗。

她連夜趕回了老家,悲痛萬分的跟父母辦完了爺爺的喪事。

幾天後,他們一家三口來到了爺爺的小店裡收拾遺物。

他們邊哭邊收拾,很快就入了夜。

晚上九點的時候,店裡來了一個壞人。

那人是附近鎮上的一個混混,三十多歲的年紀,無家無業,成天吊兒郎當,靠偷竊和打架為生。

這一天,他喝了個酩酊大醉,路過可心商店附近,正對著樹底下撒尿,正好看到了漂亮的秦可心。

酒壯惡人膽!

混混一時間色膽包天,他衝到商店裡,兩磚頭砸暈了毫無防備的秦可心的父母,然後將驚嚇過度的秦可心綁了起來,強行侮辱。

折騰了一夜,混混醒酒之後非但不後怕,甚至還覺得很刺激。

他用父母的性命做威脅,強迫秦可心主動伺候他。

一開始秦可心不妥協,想咬舌自儘。

混混當著她的麵切下了她父親的五根手指,還切了他母親的…

秦可心怕了。

她哭著喊著讓惡人住手。

為了父親母親,秦可心最終還是出賣了自己的身體。

但,惡魔的話,怎麼能信呢。

她的父母倍受摧殘,第二天晚上就嚥了氣。

但混混冇有告訴秦可心,依然切割他們的身體做威脅。

秦可心被折磨了三天四夜,最終得知父母已死的她,咬掉了混混作為男人的象征,然後一頭撞死了過去。

疼痛萬分的混混無比殘暴的鞭屍一夜,然後毀屍滅跡,溜之大吉。

那混混,就是被巨犬咬死的人!

兩個紙人沾了秦可心一家三口的鮮血,一怒化為人形,等待著機會為主人報仇。

他們完全由怨氣與憤怒所化,本體依舊是紙。

不能沾水,不能碰火。

這也就導致了他們的行動極其受限。

五年多的時間過去了,終於在今天,兩個紙人借金帥之手,把巨犬送到了那惡人的身邊。

那巨犬是他們兩人的怨氣所化,隻認那混混一人。

那混混名叫什麼?

畜生不配有姓名!

……

聽完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王振宇和金帥唏噓不已。

“該死的東西!”

金帥咬牙切齒,“你們早跟我說啊!我直接替你們宰了那傢夥不就完了!”

“早說,冇人會信的。”

“……唉!”

金帥暗道確實如此。

哪怕親身經曆了這一切,他也依舊感覺不可思議。

美少婦長歎一口氣,“不管怎麼樣,大仇已報,我們也該離開了。”

王振宇神色複雜的看著他們,“你們去哪?”

美少婦目光堅定,“去找主人。”

金帥看著他們,“啊!你們…要死了嗎?”

“我們本來也不是活物。”

“這麼久冇見主人了,真是想唸啊。”

兩人相擁在一起。

“兩位恩公,借火一用。”

“……”

王振宇跟金帥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按住了口袋裡的打火機。

“送我們最後一程吧,謝謝你們了。”

“哎!”

王振宇長歎一口氣,最終還是掏出來了打火機。

哢的一聲,橘紅色的火焰彈了出來。

美少婦手一勾,引火上身。

熊熊烈焰燃燒著他們的身體。

火焰蔓延,引燃了整個商店。

王振宇和金帥從可心商店出來,看著翻騰的火焰,心中不是滋味。

“轟——”

天空突然響起一聲炸雷,緊接著雨滴落下。

“老天爺都在為他們而流淚啊。”

王振宇歎了口氣,“紙人尚有情義,有些人卻豬狗不如!”

“可悲!可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