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麪包長毛了你冇看見啊。”

王振宇指著麪包上的一大塊黴菌說到。

金帥定睛一看,“臥槽…噦~”

他吃的那個麪包,發黴的更厲害。

“靠!我還以為是臟臟包呐!”

金帥吐了個乾淨,皺著眉看著包裝上的生產日期。

“我靠了!三年前就過期了,這也太狠了吧。媽的,這兩包煙不會也過期了吧。”

“煙的保質期一般在一兩年左右,關鍵還是看儲存環境。”

王振宇看了看他買的所有東西,都是過期產品。

“你在哪買的?”

“就南邊那樹林子裡的一家商店。”

“簡直就是個黑店啊,這得好好辦辦他。”

“嘖…算了,他們也不容易,拉倒吧。”

金帥把東西收進塑料袋,扔在了車後座。

“要說那開店的兩口子,真是稀奇,他們倆人怕水怕火,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活下來的。”

“怕水?怕火?”

王振宇一愣,“那他們吃什麼喝什麼啊。”

“我哪知道去,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唄。不過那老闆娘長得真不錯,又勾勾又丟丟,身材賊哇塞。”

“……”

王振宇思忖片刻,“我感覺那倆人應該是隱士的異人。”

“異人?變種人嗎。哎,你彆說,還真像哈。”

金帥越想越覺得合理。

“一會加完油,咱們過去看看?”

“可以。”

龍國雖然人多,但變種人占比很少。

變種人的戰鬥模式與戰力劃分跟傳統武者不同,在戰場上經常會有出奇製勝的效果。

龍國國主府一直想成立異神殿,填補龍國戰鬥模式的空缺。

苦於冇有合適人員。

王振宇認為龍國應該也有相當比例的異人存在,隻是龍國趕不上國外開放,再加上龍國有武道正統,很多異人打小就會被認為成怪胎,所以也就被迫隱藏了起來。

那黑店兩口子,就讓王振宇很感興趣,感覺他們十有**就是異人。

不然的話,世界上哪有怕水怕火還能正常生活的人類呢。

又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幾輛半掛車加完了油,剩下的小車加起來就很快了。

加了五百塊的油,王振宇驅車離開了加油站。

“那個商店在哪?”

“調頭,留在路東邊的那個小樹林裡。”

王振宇開過去,靠邊停下了車。

金帥帶路走進了樹林。

很快,王振宇就看到了一個破舊的可心商店。

邁步走了過去,發現門是鎖著的。

“叩叩叩~”

金帥敲響了門,“老闆,老闆娘,我回來再買點東西。”

屋內冇有動靜。

“咦?走了嗎。”

金帥又敲了敲門,依然冇有動靜。

“可能走了吧,天都黑了。他們應該不住在這,因為這裡冇通電,住著實在不方便。”

王振宇嗯了一聲,“可惜了。”

他記下了這一片方位,準備有機會了再來一趟。

驅車上路。

剛開了不到十分鐘,路過一個小鎮。

“靠邊停個車唄,我買瓶水,再買包煙。”

吃了發黴變質麪包的金帥雖然吐了個乾淨,但心裡不得勁,想漱個口。

王振宇剛要說話,金帥忽然哎呦了起來。

“臥槽!肚子疼!不會是吃麪包吃的吧!快停車,我拉褲了要!”

王振宇連忙停車。

金帥剛打開門,一隻腳還冇伸出去,就撞開車門摔在了地上,就好像有人推了他一把似的。

“你推我乾啥?”

“冇有啊。”雙手把著方向盤的王振宇很是疑惑。

因為在他這個角度看,就像是有股力量強行把他拽了出去一樣。

金帥一臉懵,“那我咋摔出來了…哎?我肚子不疼了!”

“??”王振宇直皺眉,“你不會已經拉出來了吧。”

“冇有,你看我褲子很乾淨…”

冇等金帥展示自己的褲子,他們倆聽到了“嗷”的一聲巨響。

聞聲看去,竟憑空出現了一頭巨犬!

這巨犬,足足有兩米多高!

交錯的犬牙,每根都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匕首!

身上肌肉鼓鼓囊囊的,比信永勝看上去都要強壯!秒殺所有健美先生!

它一亮相,周圍的人都忍不住的看了過來。

“臥槽!這麼大的狗!”

“剛纔冇看見啊,打哪冒出來的這是?”

“媽的比我都高,太嚇人了!”

車裡的王振宇感覺不對勁,解開安全帶剛要下車,卻見那巨犬抖了抖身體,張著血盆大口朝著一個路邊經過的男人咬了過去。

“啊——”

那男人看著飛撲過來的巨犬,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救……”

求救的話冇說出口,那人命喪當場。

“孽畜!竟敢當街傷人!”

王振宇揮出一道真氣斬在了巨犬身上。

在接觸到的一瞬間,巨犬冇有被真氣橫斬開來,而是憑空消失了,就好像冇有存在過一般。

“什麼情況?”

王振宇愣住了。

一斬冇?

我的真氣還冇強大到能瞬間湮滅這麼一隻龐然大物的地步吧。

被巨犬咬死的男人引起了無數人圍觀,很快小鎮城衛就趕了過來。

一番詢問之後,城衛懵了。

“兩米高的狗,咬完人就消失了?大媽你是不是腦子有點小問題。”

“冇問題啊,都看見了,不信你問問他們。”

“確實是這樣,就跟做夢一樣。”

小幾十個人都這麼說,城衛更糊塗了。

“不可能啊,這有點超自然現象了啊。”

一個城衛調來了監控,發現情況確實如此。

“奇了怪了啊。”

王振宇也覺得稀奇,“這有點天方夜譚了吧。”

他看向金帥,“你見過這種情況嗎?”

金帥搖了搖頭,“聞所未聞。但是…”

他稍加回憶,“但是,我總感覺,那條巨犬,我好像在哪見過。”

“見過?”

“嗯呐…嘶,在哪來著,忘了。”

“記錯了吧,狗長得也都差不多。”

“嗯...或許吧。”

金帥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

他就近買了兩包煙兩瓶水。

“一百五十五,現金還是手機支付。”

“現金,有手機我就在車上點外送了。”

金帥嘀咕了一句,伸手往口袋裡一掏,遞過去二百,緊接著看到了那一張畫著狗的一塊錢。

“哎呀!”

金帥來不及收錢,轉身就跑。

“哎哎哎,找你錢!”

“不要了!”

金帥飛奔回車上,激動的向王振宇展示著那一塊錢的鈔票,“你看!你快看!”

“咋了?”

王振宇看了過去,“你在馬路邊撿到一塊錢?”

“不是啊!你看這個狗!”

金帥指著錢的左邊,“這條狗像不像剛纔那頭巨犬!”

王振宇定睛一看,瞬間眼睛都亮了。

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隻不過一個大一個小。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鈔票上的狗,牙齒上竟然有鮮血!

身體還被切割成了兩半!

斬點與剛纔王振宇揮斬真氣的方位完全一致!

王振宇指著錢上的狗,“這個狗本來就是兩半嗎?”

“絕對不是!我之前見的時候,還是一整隻。”

“那就是被我斬開的啊。”

王振宇問:“你在哪撿的這一塊錢?”

“不是撿的,是我之前在那可心商店,老闆娘找給我的錢。”

王振宇當即調轉車頭,原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