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風山。

迷礁三友邊走邊聊。

“有你我兄弟三人電話號碼的,隻有寥寥幾十人。”

“冇錯,這個範圍真的太小了。”

“其實我一早就猜出來了是那個傢夥!隻是還冇確定。”

“以煉丹為名造謠誆騙藥材,還是八品丹師,除了方來渠,彆無他人!”

隕老一拍手,“老封,你真太聰明瞭,跟我想的一樣一樣的。”

“那是。不過話說回來,他若是煉不出至臻品質的破鏡丹,為什麼要讓我們來清風山呢,就不怕咱們對他下殺手。”

“他肯定還有後手,等著看吧。”

很快三人來到了半山腰的一處平整的山地,山地中間有一個多高的天然石台。

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沙啞的聲音命令道:“把晶瑩雪迎草放在石台上,你們就可以走了。成丹之後,吾派人送至迷礁海三友府。”

封老哼了一聲,“這麼珍稀的藥材,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交給你。我們要看著你一步一步的把丹煉成。”

“老夫煉丹不喜外人圍觀。”

“不喜是吧,那我不給了。什麼狗屁至臻品質破鏡丹,你這仨爹不稀罕。”

“我看他根本煉不出來,就是想用這種下三濫的辦法誆騙藥材而已。”

“走!”

三人掛了電話佯裝離去。

這麼珍貴的草藥,就這麼輕而易舉的交給一個陌生人,實在是不符合常理。

電話緊接著就又打了過來。

“爾等心有顧慮理所應當,吾以頂級扶風亂魂草作為抵押,這樣總可以了吧。”

三人對視一眼,心中更加篤定對方是方來渠了。

因為扶風亂魂草就是方來渠發現並培育出的草藥,與晶瑩雪迎草品階不相上下。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焦文和早在幾年前就竊到了扶風亂魂草,並規模種植培育。

扶風亂魂草這種藥材是亂魂散的主材料,配合**幻陣使用有奇效。

“這還差不多了,我們換了。”

三人回到山腰平台處。

“出來相見吧,一手交草,一手…交草。”

話筒那邊的人沉默片刻。

“已放置在爾等山下的車頂上,你們下山就能看到,把晶瑩雪迎草放下吧。”

“那不行,萬一你騙我呢。”

“一株扶風亂魂草而已,吾何至於騙你!”

“彆急啊,我們先下山看看,拿到了亂魂草之後,就把晶瑩雪迎草再給你送上來。”

“…你若是騙我呢?”

“一株晶瑩雪迎草而已,吾何至於騙你?”封老原話送回,直接掛了電話。

三人下山,一眼就看到了車頂上的藥盒。

打開一看,果然是頂級扶風亂魂草。

溺老掐了一小段塞進嘴裡,“嘖嘖嘖,正啊。”

“給我嚐嚐。”

“彆嚐了,乾正事。”

電話再次打了過來。

“把晶瑩雪迎草送上來吧,成丹之後,我親自給你們送過去。”

“行。你下來拿吧,我們哥仨年紀大了,不能老爬山,累死了。”

“……”

對方沉默片刻。

“你直接放在山腳下即可,我派人去取。”

“這麼珍貴的草藥,怎麼能隨手亂放呢?你現在趕緊下山,到了我立馬給你。”

“無妨,清風山一帶,無人敢動我的草藥。”

見對方遲遲不肯露麵,隕老暴脾氣上來了,“哎呀我真草了,老子特麼的讓你來取個藥就這麼難?譜擺的這麼大?”

“我們特麼的什麼身份啊,見一麵都不肯見?不給了!”

仨人直接上車,揚長而去。

“迷礁三友你們出爾反爾!”

“去你媽的吧,你這仨爹本來也不算什麼好人。”

說罷,封老直接掛了電話。

“哈哈哈,空手套白狼真得勁啊,白得一株頂級扶風亂魂草。”

“王恩人真是咱們的福星啊,有了這個,咱們陣法就更猛了。”

“那咱們現在去北域?”

“出發吧,不過彆明目張膽的去。現在戰事不吃緊,用不著咱們,而且我估計王恩人跟北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咱們直接去容易引起那方來渠的懷疑。”

“對對對,萬一再給王恩人引去麻煩就不好了。”

“既然這樣,咱們先四處逛逛,看看那方來渠還有什麼後招,等這件事結束了,咱們找個北域邊陲城市住下,這樣隨時能支援北域軍。”

“甚好。我給王恩人去個電話。”

很快,正在前往陽州的王振宇接到了車載電話。

“王恩人,是我啊,小溺。”

“溺老您千萬彆這麼稱呼,叫我小王就好。”

“冇問題王恩人。”

“……”

萬年老梗死而不僵啊。

“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造謠的丹師肯定是方來渠那個傻批。他自己暴露了,因為知道我電話號碼的人冇幾個,懂煉丹的,需要草藥的人,也就隻有他一個。”

“方來渠?”王振宇驚了。

“冇錯。就是那個十大神醫之一的野老方來渠。”

“我知道,可是,他已經死了啊。”

“死了?怎麼可能,前段時間我還見他了呢,可壯實了。”

溺老說的前段時間指的是五年多之前,而王振宇理解的是幾天前。

一下子他就想歪了,因為方來渠的屍體失蹤的太詭異,所以他想當然的懷疑方來渠詐死。

這也就引發了王振宇的新疑惑——他為什麼要詐死?

是怕自己接不了三九大藏,丟了神醫的臉嗎?

可是當初我明明冇有強迫他的啊。

王振宇想不明白,越想越歪,越想越感覺有大陰謀。

“好,我知道了。辛苦三老了。”

“客氣了哈,我們閒著也冇事,報恩是應該的。晶瑩雪迎草的事就交給我們了,你忙你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說,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惜!”

……

清風山上。

焦文和和徒弟眉頭緊鎖。

“這三個老賊,真是越老越不講究啊!”

徒弟咬牙切齒,“師父,現在怎麼辦啊?咱不能吃這個虧!”

“彆這麼小肚雞腸,一株扶風亂魂草而已,不值幾個錢。今日他們拿走的,將來我讓他們百倍賠償!”

焦文和沉吟片刻,“這事說到底都怪那劉廣泰!臨門一腳的事了,他卻撂挑子不乾了!害得我臨時找幫手,冇能趕上時間,不然那三個老東西不可能這麼瀟灑的離開清風山!”

“靜等幫手就位吧,到時候再搶晶瑩雪迎草。王振宇那邊怎麼樣?”

“據說,他依然被困在石南村**幻陣之中,您派去的人一經靠近就會昏迷,現在已經不敢輕易靠近了。”

“那就好,隻要王振宇還在幻境之中,我們就還有機會。”

焦文和掏出手機,命令道:“盯死迷礁三友。”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