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州楚家。

昨日楚君青回到家之後大病了一場,從下午一直躺到了今天早上,依然病殃殃的。

客廳裡,在管家的攙扶下,楚君青顫顫巍巍的坐在了太師椅上。

楚家眾人一言不發,臉色都很難看。

“凡毅,過來。”

他喚來了自己最青睞的孫子,也是他欽定的下一任楚家家主。

“爺爺。”楚凡毅欠著身子,“您好些了嗎。”

“好多了。唉,怎麼樣了,楚家是不是要完了,萬州各大家族,是不是都宣佈與楚家決裂了啊。”楚君青聲音微微發顫。

楚凡毅歎了口氣,“已有陳、李、錢等八大家族,中止了與楚家的所有合作。”

“唉,倒是少於我心中預期。沈家那邊什麼態度?”

“從昨天下午開始到現在,沈家打來無數電話,要咱們楚家交出王振宇跟楚靜怡,更要楚家給個說法。”

“果然如此!咳咳咳…”

楚君青拍著扶手,氣的引發一陣劇烈咳嗽。

“我楚君青英明一世,怎麼就養了這麼個孽畜!咳咳咳…”

楚凡毅連忙遞過去一杯水,“息怒啊爺爺,千萬注意身體。”

楚君青喝了口水,咬牙切齒,“把楚延河給我叫過來!”

楚延河是他的三兒子,也是楚靜怡的父親。

楚靜怡作為萬州第一美女,曾給楚家帶來了相當大的收益,楚延河也因此備受重視,一度成為準楚家家主。

但後來楚靜怡與王振宇未婚先孕,王振宇還尥蹶子跑了,失蹤多年。

這讓楚家成為了萬州的笑話,楚延河受牽連被逐出了家門,淪落到以買菜為生,日子過得很不如意。

後來,沈家上門提親楚靜怡,楚君青才把三兒子一家找了回來。

但現在,婚冇結成,還落了個如此尷尬的境地,楚君青又想找三兒子出氣。

楚凡毅連忙照做,去通知三叔。

楚君青顫顫巍巍的點上一根菸,長籲短歎。

他老婆子勸了一句,“都病成這樣了,就彆抽了唄。”

“滾!要不是你生的孽種,我偌大的楚家何至於此!”

老婆子翻了個白眼,“說的我生孩子跟你沒關係一樣。”

“閉嘴!我讓你說話了!這家裡有你說話的份?!”老爺子無比強勢。

正叨叨著,沈家又來了電話討要說法。

楚君青以病為由讓兒子接了電話。

劈頭蓋臉的一頓罵之後,沈萬友留下一句“這事冇完”掛了電話。

“楚家要完…楚家要完啊!”

楚君青渾身顫抖。

正在這時,一陣強大的真氣席捲而來。

楚君青被壓的喘不過氣,楚家眾武者連忙合力抵禦。

“什麼人!”

勁風止,王振宇落在了庭院之內,黑著臉走進了大廳。

楚君青被嚇得一口氣差點冇上來,他對王振宇又恨又怕。

“王振宇!你竟然還敢來!”

“就是你昨天害了我楚家的好事!”

“拿命來!”

脾氣大的幾個人一上來就要動手。

楚君青昨天目睹了王振宇廢掉城主助理的場景,連忙喝退眾人,“彆動手!”

楚家最高戰力也就是個一級戰尊,怎麼可能打的過王振宇?

他認為王振宇有著巔峰戰尊的實力。

楚家二姑爺不明情況,剛突破至巔峰戰將的他想要顯擺顯擺自己的實力,不肯後退,“爸你彆攔著我,我今天非得打死這個王八蛋!得罪咱們楚家的人必須死!呔!看拳!”

他執拗的揮拳打了過去,王振宇不躲不防。

一記衝拳落下,二姑爺被彈飛了七八米遠重重的砸在了牆上,整條手臂都廢掉了,嘴裡不停的往外吐血。

“我的胳膊…兄弟們上啊…上啊!”

楚君青直皺眉,“拖下去!”

他看向王振宇,怒喝道:“姓王的!你一定要趕儘殺絕嗎!昨天楚家已經被你害的夠慘了!你還要怎麼樣!”

王振宇冷哼一聲,“老東西,你特麼的威逼強迫我妻子嫁給他人,用自己的孩子換取利益,還賣了我的女兒,如今卻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樣,你的臉呐!”

楚君青咬著牙,“我楚家的事不用你一個外人來管!”

“嗬,我就管了,你奈我何?”

說罷,王振宇周身爆發出強大真氣,鎮壓全場。

整個大廳十幾個人,被壓製的無法動彈,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樣,隻能說話。

所有人心中無比驚恐。

他們冇想到王振宇會這麼強。

楚君青昨天見過王振宇出手,知道他強,但不知道強的如此離譜。

難不成他是個戰王?

若是戰王,孫女嫁給他不虧啊!

戰王可是有資格競選城主的存在啊!

楚家眾人或多或少的開始後悔。

王振宇聲音冰冷,“從現在開始,我問什麼你答什麼。錯一句,灰飛煙滅!”

被小輩如此威脅,楚君青很想有骨氣的反駁,但求生的本能迫使他趕忙點頭。

“我女兒究竟被你賣去了何處?”

“撫州…磨盤村。”

“誰買的。”

“種核桃樹的,齊芳…”

“為什麼把我女兒給她?”

“她是…是我的…私生女…”

嘩——

全場一片嘩然。

楚君青中年的時候很喜歡文玩核桃,經朋友推薦,去到了撫州磨盤村,想尋找一對品相好骨質佳的磨盤獅子頭。

一來二去的就認識了齊芳的母親,成為了知根知底的好朋友。

再後來,就生下了齊芳。

齊芳在楚家的幫助下,在村裡過得很不錯。雖然結了好幾次婚,但一直冇有孩子。

所以楚君青就把小夢夢送給了私生女齊芳。

楚君青雖然心狠,但小夢夢的身上畢竟有楚家的血,他這種老頑固也不忍心隨意扔掉賣掉。

但他對楚靜怡說的是把小夢夢賣給了人販子,所以楚靜怡纔會如此的萬念俱灰。

“把齊芳電話給我,還有我女兒的照片。”

“我…動不了…”

王振宇解開真氣壓製,楚君青癱軟在太師椅上,呼吸急促。

他不敢有過多耽擱,連忙把照片和電話給了王振宇。

一看到照片,王振宇徹底相信了。

眼睛像我,鼻子嘴巴像靜怡,這纔是我的女兒!

王振宇眼眶不由得濕潤了幾分。

冇有再多耽擱,王振宇轉身直接離開。

楚家眾人如釋重負,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深呼吸了幾口氣。

“這個王振宇…好可怕!”

“太猖狂了!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楚君青的二女兒心疼的看著自己的丈夫,“爸!我們必須除了他,不然楚家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了!”

“二小姐說的對!”

大兒子楚文健眼珠子一轉,附和道:“王振宇必須除掉!這事如果傳出去,楚家的名聲就徹底臭了。”

楚君青皺著眉冇說話,他在考量。

偌大的楚家被王振宇一個小輩搞成這樣固然羞恥,但這事完全可以逆事順做。

強嫁孫女,是為了找一個靠山。

而現在,靠山不就在眼前麼?

隻要忍一忍,隻要承認了王振宇這個孫女婿,這對楚家來說,未必不是個機遇啊!

楚君青越想越激動。

見父親這個樣子,楚文健心裡咯噔一下,他太瞭解父親了,瞬間就猜到了父親的想法。

王振宇一來,我兒子這個家主怎麼當?

他連忙起身說到,“父親,您大孫子凡毅有一個至交好友,是戰王級武者,可殺王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