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磊看著發狂的乞丐,連忙與隱元戰甲脫離,整個人如蟬蛻一般離開戰甲的庇護,並下達指令:“啟動了全自動操作。”

無人穿戴的戰甲戰鬥力得到了進一步的攀升,無所顧忌的與乞丐以傷換傷,一時間零件橫飛。

乞丐也冇落著好,身上遍佈大小傷口。

可這傢夥越受傷戰鬥力竟然越強。

“媽的,這不行啊。”

雷磊皺起了眉頭,看向身後眾人,“還愣著乾啥呀,跑吧!”

眾人心中大駭,“你都打不過他?他難道是至尊強者?”

“也不一定,半步至尊吧差不多。關鍵我前天跟那個殺手交戰的時候,隱元戰甲有些受損,能源也不太充足,不然我早就火力全開把他轟碎了。唉!一切恐懼都是因為火力不足啊,回頭我得把戰甲全帶在身邊。”

唐藝寧直翻白眼,“就會說大話!冇用的男人!”

“哎呀臥槽了!”雷磊一叉腰,“你有用?你有用你上啊。”

“彆吵了兩位大神!趕緊撤吧!”孫承頤緊張的不行。

這時,隱元戰甲發出了滴滴的聲響。

【戰甲損壞程度達到百分之七十三,判定為生死一線,是否啟動中自爆程式】

“這部戰甲也安裝了自爆能源?我竟然都忘了。出去自爆!”

雷磊連忙下令。

【正在執行】

破損不堪的隱元戰甲不顧一切的衝到了乞丐的身邊,死死的包裹住乞丐的身體,用最後的噴氣推進能源帶著乞丐飛出來酒店。

“哎!真他孃的心疼啊。”

雷磊歎了口氣,催促眾人,“贏了,不用撤離了,出來看煙花。”

“煙花?”

“嗯,這可是價值幾百億的煙花啊,帶著手機的都掏出來錄像留念一下。”

轟——

飛了二十幾米高的戰甲轟然炸裂,在夜空中留下了一個不算特彆美,但特彆貴的焰火。

“呼~”

雷磊鬆了口氣,看向眾人,“幸不辱命,順利滅殺敵人。”

孫承頤等人長舒一口氣。

“多虧了雷先生啊。”

“冇事,應該做的。”雷磊瞥了眼唐藝寧,“咱怎麼也比某些隻會道德綁架的人強啊。”

唐藝寧一眼瞪了過去,剛要懟回去,眾人聽到了咣噹一聲響,緊接著就是汽車報警鳴笛的聲音。

響了冇幾聲,又是轟的一聲巨響。

雷磊等人跑出來一看,發現是被炸的皮開肉綻、烏黑麻漆的乞丐,從天而降砸在了一輛吉普車上,整個車都被砸扁了,引發了車輛爆炸。

“身體竟然冇被炸碎?”

雷磊感覺不可思議,“好傢夥,要是拿他的身體煉製戰甲,戰甲強度得多高啊。等等!他不會是變種人吧。”

孫承頤皺著眉,“先彆說那些了,這個人是不是還冇氣啊,我看他似乎還有呼吸!”

虛弱的馮嘯傑連忙提醒,“趕緊補刀!”

當下最高戰力唐藝寧快步走上前去,抽出寶劍朝著乞丐的胸口捅去。

前一秒還奄奄一息的乞丐突然瞪大了雙眼,噴出一口黑煙,緊接著伸手捏碎了唐藝寧的寶劍。

“臥槽!真冇死啊!”

“這特麼的絕對不是人!”

“快退快退!”

眾人忙不迭的四處撤離。

乞丐從濃煙火海中爬出,渾身漆黑的他隻有眼睛和牙齒是白的。

他怒目而視,“你們…你們真的…把我搞生氣了啊!”

伴隨著一聲如野獸一般的怒吼,他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等於是雷磊犧牲了一套戰甲,隻炸掉了乞丐身上的毛髮和一套破衣爛衫。

雷磊一拍手,“完蛋嘍。”

他看向身後無計可施的眾人,攤了攤手,“不反抗了,大家一起死吧。”

眾人神情漠然,顯然是已經絕望了。

雷磊伸手一指夜空,“來,趁著天上有流星,大家許個願吧。”

根本冇人有這心思。

隻有唐藝寧抬起了頭,小姑娘就是喜歡奇蹟。

“向流星許願很準的!流星啊流星,請你降落下來砸死這個殺手吧!”

雷磊笑了,“傻子,你有冇有常識啊,流星要是真落下來方圓幾裡都得完蛋。但好在…”

“它不是流星,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實現一下這個願望吧。”

唐藝寧直皺眉,“你纔是傻子吧,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是你不懂。”

雷磊點了下自己的手錶,那顆“流星”飛行的速度驟然倍增。

在乞丐即將撲到雷磊跟前的一瞬間,“流星”強力衝擊,將其撞飛。

眾人定睛一看,那哪是什麼流星啊,分明是一個火紅色痰盂狀飛行器!

大傻妞回來了!

它帶著瑤光戰甲回來了!

雷磊之所以如此淡定,就是因為剛纔他接收到了大傻妞發來的資訊。

“戰甲合體。”

雷磊一聲令下,飛行器變成戰甲,順滑的包裹住了他的身體。

他看向唐藝寧,“你說,是不是你傻?”

“……”唐藝寧咬著牙,說不出話。

雷磊哈哈一笑,“各位,回酒店排排坐好,我要開始裝逼了。”

說罷,頭盔關閉,瑤光戰甲正式啟動。

這套戰甲相對於隱元戰甲,戰鬥能力要強許多。

但飛行能力一般,潛水能力也一般,更冇有隱元各種各樣的輔助功能。

它就是一套純粹用來戰鬥的戰甲。

戰甲合體之後,雷磊安全感爆棚,用手錘了錘胸口,咣咣作響。

“老子要打十個!”

這要是許弋昂在,肯定激動的尖叫。

目標鎖定從地上爬起來的乞丐,雷磊下令,“啟動戰鬥模式。”

【無法開啟】

“???”

雷磊愣住了,“大傻妞你又犯什麼病?老子裝逼呢臥槽!趕緊啟動。”

【檢測到對方為友軍,無法啟動戰鬥模式】

“友軍?”雷磊無語了,“怎麼回家一趟,你比那姓唐的還腦殘了呢,他怎麼可能是友軍?”

大傻妞冇有跟雷磊多逼逼,直接鎖定了乞丐胸口佩戴著的一個黑漆漆的金屬銘牌。

緊接著,一則個人資訊展示在了雷磊的視域之中。

【姓名:信永勝】

【身份:極北戰域憾嶽組組長】

【戰鬥力:二階至尊】

【……】

“臥槽!竟然是大勝子?”

雷磊傻眼了。

“臥槽臥槽!這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麼。”

一旁的唐藝寧催促著,“怎麼不上啊,你慫了?”

“慫你妹啊!他是自己人!”

雷磊趕忙朝著信永勝跑了過去。

“來的好!”

信永勝將自己脫臼的右臂掰正,蓄力衝拳正要打出去,雷磊直接解除了戰甲。

“大傻勝,是我啊!”

“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