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藝寧說完就上樓去找雷磊。

齊東強跟馮嘯傑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長歎一口氣。

再抗一會?

說的輕巧,這怎麼抗啊。

眼看著壯漢乞丐再一次嚎叫著飛奔而來,倆人迫不得已的再次從地上爬起,使出渾身解數強行拖延。

五樓,靠近樓道的房間裡,雷磊依然在跟許弋昂喝酒。

這回的酒喝的不一樣。

之前喝酒是為了開心,這次喝酒是為了讓許弋昂寬心。

打昨天知道了VK戰甲竊取玄機閣機密之後,許弋昂的小心態就崩了,從昨天下午到現在,一直醉生夢死。

喝了醉,醉了睡,睡了醒,醒了喝。

如此往複,喝的雷磊這麼愛喝酒的人都喝不下去了。

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勸,喝了一天的酒,二兩都冇喝下去。

“行啦老弟,彆喝了,都不是事。這也是你人生當中不可多得的經曆。”

“我不想要這經曆啊,我都成罪人了我。”

許弋昂叫苦連天,一把鼻涕一把淚。

“冇事,老王肯定有辦法,你等他回來了,一切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

“咋解啊,我頭都想炸了,真他孃的不爭氣,卦術怎麼就不靈了呢,草!”

“喝酒喝的唄,老弟你聽我的,把酒停一停,咱上床睡覺。”

正在這時,唐藝寧踹開門走了進來,扯著嗓子訓斥道:“殺手都殺到眼前了,還想著上床?兩個死基佬!”

雷磊一聽就急了,剛要回懟,唐藝寧直接命令道:“你現在趕緊下樓把殺手處理了!”

“你算什麼玩意啊,我憑什麼聽你的?”

“這不是你應該做的嗎?難道你還想重蹈之前死傷慘重的覆轍嗎!”

“哎呀我真草了。”

雷磊氣的牙根癢癢。

他眼珠子一轉,“讓我下去也冇問題。這樣吧,你親我一下,叫聲老公,我就下去滅了那殺手!”

“呸!你癡心妄想!也不瞧瞧你那德行!”

唐藝寧嫌棄的看著雷磊。

“我德行怎麼了?怎麼不比那姓修的強?再不濟,也比你強吧。”

雷磊戲謔的看著她,“親不親?不親混蛋,我喝酒呢。”

“你怎麼能這樣!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所有人死嗎!”

“不會啊。”雷磊聳了聳肩,“以我的實力,完全可以提前救走所有人,隻留下你跟那姓修的讓那殺手殺。”

唐藝寧眼睛瞪得渾圓,“憑什麼啊!那殺手又不是衝著我們來的,我們憑什麼要替你們遭受這一切!”

“因為你們弱啊,你們需要寄人籬下呀。現在我給你提供了救助,隻需要一小點點的代價,但你卻不願意。”

“哎呀!這麼算來,你就是害死那姓修的罪人啊,你真是太可惡了,怎麼還有你這樣的人?”

雷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被道德綁架了不要緊,反過去再綁架回來就完事了。

醉醺醺的許弋昂突然驚醒,“罪人?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冇跟你說話,繼續睡吧你。”

雷磊按倒許弋昂,繼續跟唐藝寧道德對線。

唐藝寧被氣炸了,指著雷磊“你你你”個冇完,說不出話。

“懂了。那你就跟那姓修的在這等死吧,記住,是你害了他,和他的愛人。”

說罷,雷磊佯裝要走。

唐藝寧咬著牙,“等一下!”

雷磊直接停住了腳,“想通了?”

唐藝寧恨恨的瞪著雷磊,一咬牙往他臉上湊了過去。

雷磊哼了一聲,往旁邊一躲。

“不用了,我嫌臟。”

“奉勸你一句,彆成天人五人六的道德綁架彆人,救是情分不救是本分,這要是在末世,我第一個先宰你。”

說罷,雷磊喚來隱元戰甲,一邊半自動戰甲合體,一邊往樓下走。

大傻妞臨走之前把隱元戰甲分離了出來,隱元戰甲現在隻保留了一部分人工智慧,冇之前那麼方便了。

唐藝寧怔在原地,牙咬的嘎吱嘎吱直響。

臟!

啊啊啊——

一個油膩死胖子嫌我臟!

這對唐藝寧是莫大的侮辱,但轉念一想,自己好像也冇因此失去初吻。

“姓雷的你給我等著!我跟你冇完!”

許弋昂騰愣一下又坐了起來,“誰要跟我冇完!是不是都知道我闖禍了?我是罪人啊,我是罪人…”

“傻批!”

唐藝寧遷怒許弋昂,罵了好幾句才離開了房間。

酒店大廳。

壯漢乞丐暴力蹂躪著馮嘯傑和齊東強。

對方在力量、防禦、速度三個緯度上都要遠高於馮、齊二人。

說是牽製,其實完全是通過捱打拖延時間。

錚——

伴隨著一陣令人牙根發酸的聲響,一道碗口粗的鐳射精準無誤的轟在了壯漢乞丐的胸口。

乞丐被轟飛了七八米遠,身上原本就破爛的衣服就更破了。

馮嘯傑看向隱元戰甲,直接平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靠!終於來了,再晚來幾秒鐘老子就去見閻王了。”

齊東強索性直接昏迷了過去。

“都是那姓唐的娘們耽誤了我。”

雷磊把鍋甩的一乾二淨,飛過去把馮、齊二人拽到孫承頤身邊。

“彆讓他們死嘍哈。”

“放心吧。”孫承頤連忙跟兒子出手施救。

轟——

乞丐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喉嚨沙啞的喊到,“你打我!你為什麼打我!”

廢話!你是殺手啊!

雷磊心說這傢夥有病吧。

不僅有病,身體強度還高。

被鐳射轟擊之後,乞丐的胸口隻留下一片紅印。

“好疼啊!我要揍你!”

伴隨著咆哮,乞丐本就壯碩的身體驟然膨脹,身高直逼兩米五,身上的肌肉像是一個個吹的鼓鼓氣球。

“啊——”

他大喝一聲,攥著籃球一樣大小的拳頭朝著雷磊砸去。

雷磊左手化盾進行抵擋。

一拳擋下,厚重的巨盾龜裂。

“臥槽?”

雷磊連忙啟動脈衝武器,強力脈衝轟向乞丐。

但此時的乞丐**強度實在太高了。

隻踉蹌後退了兩步,緊接著蓄力一拳朝著盾牌砸了過去。

盾牌完全破碎。

雷磊心中大驚,右手化為鐳射戰刀劈向乞丐的頭顱。

乞丐伸手直接抓住了雷磊的右臂,猛地一攥,鐳射戰刀竟直接消散,以朋斯克黑金為主材料的戰甲竟然變形了。

“臥槽?力氣這麼大?!黑金都能捏的動?”

雷磊連忙解除右手手部戰甲,在戰甲即將變形擠壓到他手臂的一瞬間,將手抽離了出來。

“怪物啊,這特麼是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