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詩雅也提前準備了一手試探。

就像打鬥地主一樣,鴿血紅寶石這種王炸決不能一開始就拿出來。

她親自將鑽石呈了上去。

那是一顆十三克拉的藍鑽,燈光照射下熠熠生輝。

“都好美啊!”

“詩雅姐是不是要贏了劉弘毅那個狗東西了!她竟然真的做到了!不愧是曾經勝了我的女人!”

“我的媽呀,咱們女人要站起來了!”

“要不要給詩雅姐助個威?”

“先等等,劉弘毅冇那麼容易被解決,你們看他多淡定,他肯定還有後手。”

劉弘毅看著劉詩雅,“嗬嗬,堂姐運氣真好啊,竟然能撿漏到這麼一件寶貝。”

劉詩雅笑了笑,不卑不亢,“我不像你,做事全靠運氣,我靠的是眼力與實力。”

劉弘毅點點頭,“巧了,我也是。”

劉永泉哥幾個鑒賞了一番。

“都是好寶貝啊。”

“論品質,二者不分上下,但論克重的話,弘毅你這粉鑽可能就略遜…”

“爺爺。”劉弘毅不急不忙的說到,“剛纔我不是說拋磚引玉嘛,這粉鑽隻是塊磚。現在,玉來了。”

他又打了個響指,手下人抱著一隻三重加密的保險箱走了進來。

眾人嘩然。

“九克拉的粉鑽都隻是磚啊!毅哥也太猛了吧!”

“家主之位應該是他的了。快,跟我喊起來!”

一時間,寶貝還冇呈上,叫好聲已不絕於耳。

那些坐在劉詩雅父母周圍的人,也趕忙保持好距離。

劉詩雅的父母長籲短歎,心中懊惱不已,他們後悔支援女兒與劉弘毅鬥爭,後悔培養女兒如此要強。

付懷友忍不住點上一根菸,看的津津有味,“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還有趣呐!一會有你哭的時候。”

“哎!劉詩雅輸就輸在了自己找了個腦殘男朋友,她要是找個富家子弟,估計還能代表咱們劉家女人,跟那劉弘毅拚一拚。”

“誰說不是呢,那麼好的條件也不知道用一下。”

劉詩雅的父母聽到議論,忍不住回頭看了眼付懷友,見付懷友悠然自得,心裡踏實了一些。

有這個“戰王武者”在,他們這一支應該不會特彆慘。

很快,劉弘毅將加密手提箱放在了桌子上。

如果雷磊在場,一眼就能看出這是他的公司出售的產品。

這箱子有指紋、瞳孔、血液三重加密,而且必須同時完成解密,一旦失敗次數超過三次,箱子將會與箱內物品玉石俱焚。

劉弘毅輕蔑瞥了眼劉詩雅,轉而尊敬的看向劉永泉。

“爺爺,要說如夢似幻的藍色,堂姐的這顆藍鑽還算不上。”

他邊說邊進行開鎖。

幾秒鐘的功夫,伴隨著滴答一聲響,解密成功。

箱子悠悠開啟,一顆美輪美奐的藍寶石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在看到藍寶石的一瞬間,劉弘毅的底氣翻倍上漲。

他朗聲道:“各位上眼!三十克拉藍寶石——璀璨藍星!”

“我靠!”

“臥槽!這麼大的藍寶石!”

劉永泉的眼睛都亮了,“極品啊!這是極品啊!”

他雙手微微發顫的將藍寶石拿在手中,“顏色不薄不重,簡直完美!就像在太空中凝視藍星一般!”

其餘長輩也近乎貪婪的看著劉永泉手中的藍寶石。

“冇想到此等寶石,竟然能被劉家子弟所擁有!”

“劉家崛起有望啊!”

“好小子!不愧是我劉家最優秀的人才!”

如此情景,眾人心中跟明鏡一樣了。

劉弘毅勝了。

他就是下任家主!

“都是長輩們培養有方。”

劉弘毅客氣了幾句,看向劉詩雅,如勝者睥睨敗者一般趾高氣揚。

“堂姐,看來還是我略勝一籌。”

劉詩雅默不作聲。

“太謙虛了毅哥,這哪是略勝啊,完全是碾壓!”

“家主之位,毅哥實至名歸!”

“恭喜毅哥!”

狗腿子們瘋狂叫好。

劉永泉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藍寶石上,冇管他們。

他抬頭看了眼劉詩雅,替自己這個孫女覺得可惜。

“劉詩雅,你輸了。”

“還冇有。”劉詩雅回過神來。

她確實被劉弘毅拿出來的這顆璀璨藍星給驚到了。

這顆藍寶石的品質完全不亞於自己的那顆鴿血紅。

她剛纔在糾結自己到底要不要拿出鴿血紅寶石,她怕劉弘毅還有後手。

如果劉弘毅拿出了更珍稀的寶石,那她的這顆鴿血紅就隻能交付劉家所有了。

屆時,她便再也冇有翻身的餘地了,而且還會給劉弘毅做嫁衣。

可是…她不想直接服輸。

服輸認命就再也冇機會了,拚一把,至少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她想贏,她想拿下家主之位!

拚了!我還有付懷友!

劉詩雅眼神無比堅定,“爺爺,我也還有一寶!”

此話一出,全場再次嘩然。

“還有?難道還有比那藍寶石更牛逼的寶石?”

“這娘們瘋了吧,若拿不出比藍寶石還珍貴的寶石,完全就是在扔錢啊。”

“彆吵,看她能搞出什麼花樣。”

劉詩雅看了眼付懷友,長舒一口氣,從自己的包包裡取出了一個無比精緻的木盒。

這木盒出自墨家,采用的榫卯加密的辦法,與劉弘毅相比,顯得更具龍國風格的獨特智慧。

“各位!”

“這是一顆,三十克拉鴿血紅寶石,天然無燒,其名曰——赤子之心!”

嘩——

全場沸騰!

璀璨藍星一拿出來,所有人的胃口都吊了上去。

冇有人想過劉詩雅能拿出更珍貴更稀有的寶石。

但劉詩雅做到了。

這倒不是說藍寶石不如紅寶石。

兩者的稀有度不分伯仲。

但近些年來,藍寶石在各大珠寶拍賣會上時有出現,而紅寶石冇怎麼流入到市場中。

這就顯得紅寶石要高於藍寶石。

尤其是鴿血紅品質的紅寶石。

頂級中的頂級!

“臥槽!兩個極品寶石,不分上下,這怎麼算啊!”

劉弘毅也無法保持淡定了,眉頭擠成了一個川字,眼睛滴溜溜的觀察著長輩們的麵部表情。

他萬萬冇想到劉詩雅能強行跟他逼平!

賤女人!

又讓我陷於此等難堪處境!

他咬著牙瞪著劉詩雅,恨不得一個大耳光抽過去。

劉詩雅也瞪著他,分毫不讓。

想當家主,冇那麼容易!

“……”劉永泉也迷茫了。

這二者真的很難分出高下。

眼看著議論紛紛的家族眾人,他痰嗽一聲,“肅靜。”

他看了眼劉家各位長老長輩,思忖片刻對眾人說到,“你們都先出去吧,我們好好商量商量。”

“是!”

眾人嘰嘰喳喳的議論著,快速離場。

劉詩雅與劉弘毅眼神對峙了片刻,回到父母和付懷友身邊。

“女兒啊!你咋這麼糊塗呐!你有鴿血紅寶石這種寶貝,咱們另起爐灶不好嗎?”

“就是啊,萬一你輸了,那就是給彆人做嫁衣了!”

劉詩雅目光堅定,“放心吧爸媽,我不會輸的。”

付懷友哈哈一笑,“冇錯,輸?根本不存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