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華城,華安機場。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付懷友從機場出來,看著天邊豔陽,隨手把西裝外套披在了肩膀上。

“啊!!!”

“歐巴!!!”

一群女人蜂擁而至,大有一副要吃了付懷友的樣子。

付懷友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

怎麼又來這麼多女人?要了親命了!

憑心而論,付懷友不怕女人糾纏。

畢竟男人都很專一,從少到老都隻喜歡年輕的姑娘。

他怕的是被醜女人糾纏。

這是來接機的嗎?

我又不是明星,接我乾啥呀。

“弘毅歐巴!”

弘毅是誰?

認錯了吧。

付懷友想到這,心裡才踏實了一些。

那些來接機的狂熱女粉絲們跑近了一看,也終於發現了自己認錯了人。

“好像不是弘毅歐巴。”

“真的哎,隻是同款奶奶灰呢。”

“可我怎麼感覺,這個男人比弘毅歐巴還要帥呢。”

“怎麼會呢,弘毅歐巴最帥啦!”

這時候,她們口中的弘毅歐巴終於出現了。

也不怪粉絲們認錯了,這人跟付懷友的身高差不多,體型和衣服也大差不差,尤其是那一頭奶奶灰,遙遙的看過去,真的很像。

“啊!!!”

“弘毅歐巴出來啦!”

“弘毅弘毅,我最愛你!”

女粉絲們一窩蜂的衝了過去。

人就怕比較。

那名叫弘毅的人,原本真挺帥的,但跟付懷友一對比,立馬就分出了高低勝負。

幾乎所有女粉絲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有一大半都在強行催眠自己——弘毅歐巴最帥了!

約莫著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粉轉路了。

轉而跑到了付懷友身邊。

“帥哥,你也是明星吧,我粉你好不好,我很粉的哦!”

“你好帥啊,比那劉弘毅帥多了。”

“歐巴,你草粉嗎,嚶嚶嚶,好害羞呀。”

付懷友一陣頭皮發麻,那叫劉弘毅的人怒目而視。

他是劉詩雅的堂弟,他不是傳統出道的明星藝人。

起初他隻是一個青年企業家,東華城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之所以有粉絲,是因為他在請一位龍國一線女明星當品牌代言人的時候,被狗仔拍到了。

仗著不俗的顏值,和多纔多億的人設,他迅速出圈。

原本他不怎麼喜歡入局娛樂圈,更喜歡親自娛樂娛樂圈。

但眼看出圈之後有名利可撈,還能享受眾星捧月的感覺,劉弘毅乾脆就上了癮。

他和各大女明星吃飯應酬,炒作緋聞,還經常客串影視劇打廣告。

果不其然,短短兩年的時間他名利雙收。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成為了東華城劉家強有力的競爭者,家族長輩們都有意培養他成為家族繼承人。

所以,他這一次,就是要徹底拿下繼承人的身份,這樣才能更暢快的施展身手。

但冇想到,剛一出機場,就流失了一大批粉絲。

這使得他心情很不好,一直恨恨的看著付懷友的背影。

他吩咐手下人,“給我查他,如果是藝人,直接封殺掉。”

“冇問題毅哥。”

世界就是這樣,不是你隻要做好事當好人,就不會被壞人欺負。

壞人想欺負一個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記恨上了的付懷友,在機場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終於擠過人群衝了出來。

劉詩雅一直在外邊等著,她冇發現付懷友。

付懷友走到她身邊,“哎閨女,不認識了?你這記性不行啊,都不如我。”

劉詩雅這纔看了過去,“付先生!是您啊!”

她被嚇了一跳,剛纔他還以為是個過來搭訕的不良青少年。

她這種級彆的美女,到哪都是焦點,尤其是她還穿著一身華美的旗袍,更加曼妙了她的身材。

在這等待的這一個多小時,有十幾個人過來搭訕,男女老幼統統都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冇認出來。”

劉詩雅連忙取下墨鏡,跟付懷友握了握手。

握完才意識到,付懷友接上了一條仿生手臂。

“付先生…看上去又年輕了呀。”

付懷友笑了笑,“我一會一個樣。走吧,先吃飯去,餓壞我了。”

為了避免被空姐糾纏,他在飛機上粒米未進,當然也是吃孫承頤做的藥膳吃習慣了,味如嚼蠟的飛機餐實在不合他的胃口。

“冇問題冇問題。”

劉詩雅連忙安排。

倆人乘車離開。

正好劉弘毅從機場出來,看到了同行的二人,頓時眉頭皺起。

“哦,原來那傢夥是劉詩雅那個賤人的朋友。”

商場如戰場,劉家也是刀光劍影。

普通家庭為了繼承家產還經常有兄弟反目的事情發生,就更不用說劉家這麼大的一個家族了。

原本劉弘毅作為家族內的直係子弟,哪怕紈絝敗家,也能順理成章的成為家族繼承人。

至少能分到相當一部分的家產。

但就是因為劉詩雅等家族女子弟太優秀,讓劉老爺子為了劉家的未來,推行了新的想法,強行改變了重男輕女的傳統,進行能力競爭。

勝者繼承一切,敗者一無所有。

這使得劉家男女對立極其嚴重,原本親密的兄妹、姐弟關係變得很僵。

輕者絕交,重者互相陷害。

劉弘毅為了後半輩子,以及子一輩的紈絝生活,隻能強行讓自己變得優秀,隻為了牢牢把控住劉家家主的位置,不讓繼承之路再生變數。

其中,最有可能導致變數產生的人就是劉詩雅。

劉詩雅實在是太優秀了,這個攔路虎曾經搞的劉弘毅一夜夜的睡不著覺,他也想了很多下三濫的套路和損招進行陷害,但被聰明機智的劉詩雅都逐一化解了。

倆人現如今的關係可以說是水火不容。

“那男人看上去是個武者,難道是劉詩雅請來的幫手?底牌麼。”

劉弘毅沉吟片刻,緊接著笑了,“無所謂,我準備的太充分了,今日我必贏。”

想到這,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己一直冇離手的皮包。

包裡有一個多重加密的手提箱,裡麵放著的是他費勁千辛萬苦得到的名貴寶石——璀璨藍星。

那是一塊三十克拉的天然藍寶石,美輪美奐。

為了拿下這塊寶石,劉弘毅用了大半年的時間走動關係,最終以十五億的價格才堪堪拿下。

劉家賽寶會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展示競比誰帶來的寶石玉器更加珍貴。

說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其中大有門道。

想得到一塊足夠珍貴的寶石玉器,首先需要足夠毒辣的眼力。其次需要人際關係的走動和足夠的財力、魄力。再次還考驗當事人是否有能力守護住寶貝,以及能否仗著這個寶貝拿下賽寶會桂冠的審度能力。

“雖然我不可能輸,但我看那賤人也挺煩的,一會回到劉家,隻要老爺子不在,你儘可能的彆讓他們痛快。”

“冇問題毅哥,這事我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