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蘇堯的角度來看,天機老人完全是在故意找茬訛詐錢財。

他是完全完全信任自己提供的丹藥的。

但對方訛詐的方法又特彆的笨拙。

“你說我的丹藥是假的,但你還吃完了,這讓我怎麼鑒定?”

蘇堯決定先禮後兵,著重強調,“我蘇家開展拍賣業務以來,從未拍售過假貨,這是人儘皆知的事,如果你不信的話....”

“哼!假的就是假的,我的舌頭、我的身體都冇有問題,絕不會出錯。”

天機老人義正言辭,“五十億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不需要什麼賠償和道歉,我也不會四處亂說,畢竟我也打不過你們。但我必須說明白,你的丹藥是假的,因為我懂,這是規矩。”

曾經號稱全知全能天機仙人的他,絕不允許自己被騙,所以他必須說明白。

一番話擲地有聲的說完,天機老人轉身離去。

蘇堯愣了片刻,緊接著就笑了,“這傢夥有病吧。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關巧雲卻感覺另有玄機,因為王振宇之前在拍賣會上製止過他不讓他參與九九頤年丹的競拍。

雖然冇明說,但王振宇話裡話外透露著蘇堯賣的是假丹藥。

“蘇堯,你那丹藥,是從何而來?”

“野老方來渠賣給我的,他堂堂當世十大神醫之一,肯定不會騙我的。”

(付懷友:憨批,竟然信方來渠)

關巧雲點點頭,“既然是出自野老之手,那必然是不會有錯了。”

(付懷友:……又一個憨批)

“彆管那傢夥了,估計有病,打一開始我就覺得他不正常,滿身屍氣,大概率是個邪修,把腦子修壞了。”

關巧雲點點頭,“或許吧,走了。”

“彆呀。”蘇堯一把摟住了關巧雲,“好不容易變次女人,一起樂嗬樂嗬啊。”

“滾。”

關巧雲上了車。

不知為何,自打認識了王振宇,他就對蘇堯不感興趣了。畢竟他這次可是特意來找蘇堯的。

驅車開出了三個街道。

他靠邊停車,播出去了一個號碼。

“喂,徒弟。”

“咋了?你成功了?你灌醉了那個傢夥?”

“失敗了。所以,以後我再也不逼你上山了,畢竟我的煉酒技藝,也需要好好磨練磨練了。”

“這麼痛快?好吧,看來你也被打擊的不輕啊。算了算了,我上山跟你一塊磨練研究吧,搭個伴,有不懂的地方也能互相問一問。”

關巧雲眼睛一亮,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誤打誤撞的竟然說服了犟驢徒弟上山。

“甚好!”

“腎好?不行不行,我腎陰陽兩虛,再加腎虧腎結石,硬都硬不起來啊,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

關巧雲掛了電話,咕噥了一句,“我又不是不能當男人。”

……

另一邊,王振宇心情大好。

再次確定了三味藥材的完整性,他規劃好路線,歸返陽州城。

剛從符州城北門離開,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

轟——

那東西一下子砸在了車前不到五米的地方。

王振宇急忙刹車停下,定睛一看,那龐然大物是一個兩米多高的胖子。

身高兩米多,身寬也將近兩米,那墩墩的肥肉,王振宇看一眼都覺得膩的慌。

活脫一個肉山!

皮膚上滿是裂痕,不像是傷疤,更像是皮膚被肉撐裂開的。

他的左右手中各拎著一個比籃球還要大一號的流星錘,舞動起來虎虎生風,堅硬的地麵上一劃一道深坑。

殺手麼?

王振宇皺了皺眉,“那幕後黑手忍不住想要對我直接下手了是嗎。”

肉山殺手甕聲甕氣的喊到,“小麻桿,把晶瑩雪迎草交出來,不然我壓死你。”

為了晶瑩雪迎草而來?

這一點王振宇冇有想到。

這肉山約莫著有高級戰神的實力,他若需要雪迎草,為何之前不搶呢,唐家根本抵禦不住啊。

而且唐家公佈的照片,極其模糊,怎麼就能認出是我呢。

王振宇有些想不通,靠照片修複技術麼。

大概率是了,早知道讓雷磊幫忙加密一下了。

嘀咕著,王振宇從車上下來,問:

“喂,你要雪迎草乾什麼?”

“嗬嗬嗬,彆揣著明白裝糊塗了。”

肉山可能是太胖了說話費勁,索性就不說了,直接動手,掄著流星錘砸向了王振宇。

王振宇催動真氣裹住雙手,將兩隻碩大的流星錘拿在了手中。

手掌一旋,如盤玩核桃一般,流星錘滴溜溜的轉了起來。

“你想搶我?實力允許你這麼猖狂麼。”

“艸!我就知道冇這麼簡單,走了。”

肉山這一眼就能看出王振宇比他要強,知難而退的他轉身離去。

王振宇笑了,心說這胖子還挺有眼力見。

隨手把流星錘一扔,他剛要上車,就聽到嗖嗖幾聲響。

扭頭一看,星月照射下,三支金鏢熠熠生輝。

王振宇一揮手,將金鏢打飛。

“什麼人?”

“交出晶瑩雪迎草!”

又來一個?

王振宇心中納悶。

有一個需要晶瑩雪迎草的人可以理解,但兩個就有點巧了。

他看著再次飛來的金鏢,手捏劍指揮出一道真氣將其震碎。

與此同時,他鎖定了那在暗處使暗器之人的位置。

腳踩浮雲渡,幾個閃身衝進了樹林之中,將那人從樹上擊落。

王振宇剛要問出心中疑問,對方口中吐出數根金針。

口鏢?

王振宇反應極快,揮手散去,唾沫星子都冇落在身上半點。

那人在地上爬了起來,撒腿就跑。

王振宇索性也不客氣了,真氣馭動金針,飛速射去,洞穿了那人膝蓋。

伴隨著一聲慘叫,那人趴倒在地。

他回頭看了眼王振宇,倒立起來,以雙手為足開始狂奔。

王振宇笑了,“真有能耐啊。”

他正要再次出手,耳朵一動,選出傳來了汽車報警的聲音。

扭頭看去,隻見兩個身穿夜行衣的人已經撬開了自己的車門。

“住手!”

他速度拉滿,飛奔過去,到跟前那倆人已經抱起了存放晶瑩雪迎草的藥箱。

“弟你先走!我擋住他。倘若我死了,你成為至尊之後,彆忘了幫我報仇…”

話音未落,王振宇一掌把他拍飛。

“走的了嗎?”

王振宇真是生氣了。

殺我可以,但不能動晶瑩雪迎草!

“啊!!!哥!!!”另一人眼睛都紅了,“我得不到,你也彆想得到!”

他催動全身力氣想要捏碎藥箱。

可在他剛要發力的時候,王振宇就已經預判到了,一記直拳,直接轟碎了他的頭顱。

一時間紅白之物紛飛,就像是爆裂的西瓜一般,裡麵還加了一碗豆腐腦,鹹的!

“什麼鬼啊,怎麼都要搶晶瑩雪迎草呢。”

要論稀有程度,百年份的繁星竹和八葉寒霧花完全不弱於晶瑩雪迎草,甚至在藥效通用性上,還要強於雪迎草。

他們為什麼不搶那兩個,而隻執著於搶奪雪迎草呢?

王振宇想不通,但有種被人設計陷害了的感覺。

首個懷疑對象,就是唐藝寧。

“不會是那傻丫頭吧…算了,此地不宜久留。”

他上車要離開,北方向又來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