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國邊陲,極北之域,螣香山頂。

凜冽的寒風猶如一把把寒鐵鋼刀,切割著王振宇的麵龐。

王振宇拄著佩劍淩華站在懸崖邊上,叼著香菸自顧自的抽著,完全不把身後重甲強兵的眾戰將放在眼裡。

他迷戀的看著自己用了六年時間鎮守住的北域邊境,深深地吸了一口煙,伴隨著一聲歎息,將濃烈的煙霧吐出。

六年征戰,他率領著自己親手組建的鎮獄、撼嶽、驚鴻三組,拋頭顱灑熱血,滅殺金古、零寒、紅櫻等敵國億萬戰兵,徹底粉碎了屠龍聯盟三年吞併龍國的大話,成為了名震天下的護龍神王。

可冇曾想到,戰事平定之後,竟有奸人進獻讒言,妄語王振宇屯兵意圖謀反。

三人成虎,年少國主受奸人蠱惑,派龍國四位至尊、九大戰神、十三戰皇,率數萬將士趕往極北捉拿王振宇。

王振宇百般解釋無果,無奈之下隻得築起了防線,隻防不攻,爭取交涉的時間與空間。

可這一天,他上螣香山練功的時候,突然心中悸疼難忍,眼前陣陣犯黑,冇等琢磨過來怎麼回事,埋伏已久的四位至尊跳了出來。

為首一人是炎陽至尊肖洪林,他麵沉似水,道:

“反賊王振宇!臥底毒王已在你所食所飲當中投毒一月有餘,你的戰力已不是巔峰,根本敵不過我二十餘人聯手。束手就擒吧!”

王振宇頭也不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少費話,是忠是奸,調查後才知道。把劍放下,這是最後一次警告!”

說著肖洪林抽出了長槍,指向了王振宇的後心。

正在這時,耳聽得嗖的一聲響。

一支銀晃晃的箭矢裹挾著寒風,流星趕月一般射向肖洪林。

“嗯?”

肖洪林連忙揮槍格擋。

鏘——

他後退兩步,詫異的扭頭看向箭矢射來的方向。

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短髮女子拿著銀色長弓,如天仙般翩翩落在了王振宇身前,一開口,如萬年冰山:

“前進一步,死。”

肖洪林冷哼一聲,“原來是驚鴻組首領霍嫣然,難怪口氣這麼大,你也要抗旨不遵麼。"

霍嫣然目光清冷,搭弓欲射,“再說一句話,同樣死。”

“嗬嗬,要不試試?”肖洪林渾然不懼。

如果是整個驚鴻組出動,他或許還會忌憚。現如今隻有她一個人,根本不足為據。

即便她已經通知了手下眾人,登山趕來的時間內,他也有絕對的自信拿下中毒的王振宇與霍嫣然。

“好了,彆動手。”王振宇抬了抬手:“動了國主的人,就真他孃的成了反賊了。罷了罷了,老子行得正坐的端,去京畿走上一遭又如何。”

“不可啊王,這是陷阱!而且……”

“我意已決,毋用多說,你先回去吧,跟兄弟們說聲,冇我的命令,不得雖然離開極北赴京。”

霍嫣然歎了口氣,掏出部手機,“您看完這個,再做決定吧。”

“什麼東西?”

王振宇投目看了過去,隻是一眼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0216年8月16日:王振宇你個混蛋!我說的氣話你聽不出來嗎!你去哪了啊,再不回來就永遠也彆回來了!】

【0216年8月20日:為什麼不接電話!裝死是嗎?人間蒸發是嗎?我們的孩子你不要了是嗎!】

……

【0217年4月1日:孩子生下來了,你要還是個男人,就滾回萬州!】

……

【0220年12月16日:我今晚偷聽到爺爺要把我嫁給沈家的浪蕩公子,他要把夢夢送人!你能不能回來幫幫我,求你回來好嗎,求求你了。】

……

【0221年3月28日:王振宇我恨你!倘若我死,必穿紅衣化身惡鬼,我恨你!!】

王振宇整個人猶如被五雷轟頂一般。

不等他問,霍嫣然說到,“我之前幫您查父母下落的時候,偶然找到了您當年入伍時遺留在東域的手機,然後...就發現了這些。”

“我查證過了,發信人是萬州一個叫楚靜怡的單身母親,有一個女兒,叫楚夢兒。”

“啊——靜怡!!”

王振宇聲嘶力竭,踉蹌了幾下差點摔倒在地。

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當年的女朋友啊!

一時間,王振宇的思緒回到了六年前的夏天。

......

“現在的你不過是個破敗家族的紈絝子弟,你拿什麼娶我?我怎麼生孩子?靠誰養活!靠你會敗家、會喝酒、會打架嗎?”

“我怎麼可能跟你私奔?我爸媽怎麼辦?你要是真是個爺們,就好好的乾出一番事業,將來把我明媒正娶!”

“我現在真是看見你就煩,滾!我怎麼就看中了你!你給我滾!冇用的男人。”

......

“原來都是氣話啊……我…我有女兒了,我妻子……”

眼淚在一瞬間流落,當年的自己怎麼就那麼直男啊!

“等等!0221年三月二十八不就是今天嗎!”

王振宇一把抓住霍嫣然的手,雙目充血:“我妻女她們在哪!她們是不是遇到危險了?”

“王,您女兒……被賣到了磨盤村當…童養媳,楚靜怡…今天應該剛被楚家老爺子強嫁給了萬州沈家的三少沈毅騰。”

“草草草!”

“敢動我的女人!敢動我女兒!都得死!”

王振宇咬碎鋼牙,青筋暴起,怒吼道:“馬上給我備車備機!”

“遵命。”霍嫣然立即安排。

肖洪林一抬長槍道:“王振宇,你是要跑嗎?”

王振宇冷哼一聲,手捏劍指飛快擊穴,強行逼出體內毒素。

接著,他揮劍斬去,伴隨著一陣巨響,一道十幾米長四五米寬的鴻溝赫然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真特麼以為老子會怕你們這群雜碎?”

王振宇一摔菸頭,“姓肖的,你回去說一聲,再敢惹我,我不介意效仿燕王朱棣,入京清君側!滾!”

說罷,王振宇和霍嫣然飛身下山。

肖洪林攥著長槍注視著他們二人的背影,片刻之後長歎一口氣,放下了槍。

“肖尊,咱們不…那啥嗎?”

“唉,打不過啊,回京吧。”

……

極北戰營。

眾將士團團圍住王振宇的車。

“王,您要離開戰營嗎?”

“是不是因為那群狗雜種!簡直欺人太甚,要不……”

“媽了個巴子的,要不咱們就乾脆反了吧!”

“老胡!你話多了。”

王振宇坐上車,“是我有些私事需要處理,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霍嫣然替我行使一切職務,她就是我。還有!”

“咱們兄弟拚死拚活守住的極北,可彆再弄丟了。”

眾人立正行軍禮,齊聲道:“遵命!”

“王,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需要幫忙嗎,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招呼。”

王振宇看著一個個鐵血戰士依依不捨的看著自己,長歎一口氣。

“肯定回來。”

說罷,他腳踩油門揚長而去。

身後,聲浪排山倒海,氣壯山河。

“恭送神王!!”

霍嫣然攥著長弓,久久佇立在原地看著王振宇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

“山雨欲來風滿樓。神王這一去,怕是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