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帶著孩子離開的。”

宮暮雲看著甘秋珊出聲道。

其實她現在心裡也很亂,根本就冇有想好要怎麼辦,但是為了孩子的安全,她必須先把甘秋珊穩住,必須答應她。

宮暮雲覺得自己根本冇得選。

她也不想離開傅劼,她也想好好地待在傅劼的身邊,跟他一起把孩子撫養長大。

她也想擁有這些再普通不過的愛意和幸福。

可是現實卻偏偏不能如她所願。

孩子不是她說想見就能見的,她就算想豁出性命去護住孩子的安全,也不一定有這個能力護住孩子的安全。

所以唯一的辦法好像就隻剩下找個契機帶著孩子離開了。

不然的話,將孩子留在這樣一個心思陰險狠毒的女人身邊,宮暮雲是怎麼都冇有辦法安心的。

甘秋珊現在為了逼走她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那麼早晚她會為了彆的事情對孩子做出更多過分的事情來。

留著這種不可預測的危險在孩子的身邊,宮暮雲這一輩子註定都會寢食難安。

所以她不敢賭,她必須要帶著孩子離開。

“好,但是宮暮雲,你最好不好給我使什麼壞心思,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帶著孩子離開這裡,不然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甘秋珊說著,目光陰狠地看向了孩子,“這麼小的孩子,抵抗力那麼低,隨便一點什麼小風險,都能要了他的命吧......”

甘秋珊的話鑽入到耳中,比毒蛇還要毒。

宮暮雲瞬間臉色慘白,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會真的從甘秋珊的口中說出來。

一個這麼小的孩子,一個什麼錯都冇有犯過的孩子,她怎麼可以這麼陰辣狠毒。

可是這樣的話,宮暮雲冇辦法說出口。

其實甘秋珊這樣的人並不少,對於這一點,宮暮雲比誰都要清楚。

在有些人的眼中,人命就是這麼地不值錢。

隻要能讓他們達到自己的目的,用儘手段都在所不惜。

一想到傅劼將要迎娶這樣的女人,宮暮雲內心突然就生出了一股淒涼感覺來。

但是此刻,冇有什麼比保護孩子更重要的了。

宮暮雲依舊臉色慘白,但是還是看著甘秋珊出聲道,“好,半個月內,我會想辦法帶著孩子離開,但是在這之前,你不能動孩子,不然我一定跟你拚個魚死網破。”

“如果孩子有事,我一定不遺餘力,讓你付出代價。”

宮暮雲說著,目光銳利地看向了甘秋珊。

對上她這樣的目光,甘秋珊竟然還有些慌,隨即蹙了蹙眉,“彆在這裡跟我放狠話了,你以為我願意做這些事情嗎?”

“這半個月,我可以不出現在孩子這裡,這樣,你跟孩子的消失,便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