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農業繫有自己的試驗田和實驗棚,學校大開方便之門,讓他們自己選地方種草莓。

種植環境是個很重要的因素,這也是個考點。

不過每人隻有3平米的麵積,少少種一點就夠了。

4個人選了玻璃棚,花昭選了一塊露天田地。

看到她的選擇,其他4人都露出笑容,外行就是外行。

溫度高的時候草莓生長的快,溫度低生長的慢,這點習性已經被人研究出來了。

身為農業係的佼佼者,他們都懂。

花昭當然也懂。

作為田園愛好者,草莓簡直是基礎課,多少溫度濕度能讓草莓最大速度地生長,她前世就學過。

門清。

而她前世學得這些知識,此時還冇有被研究出來。

現在可是8月初,天氣依然炎熱,再在玻璃棚裡種,溫度就過高了,反而不好。

老師看看他們,什麼都冇說,分給5人同樣一份草莓種子就走了。

怎樣把同樣的種子種出更好的味道,這就是他們學習的目的,也是考覈標準。

花昭拿到種子就忙碌起來,在分給她的3平米土地上蓋上了塑料棚。

玻璃棚裡白天溫度高,外麵晚上溫度低,她也需要一個塑料棚調節一下。

而且塑料棚小,白天掀開釋放溫度也簡單,玻璃棚他們就操作不了了。

裡麵還有其他試驗作物,不能破壞人家的溫度。

謝川看到她的操作愣了一下就反應過來,立刻厚著臉皮跟老師申請換土地。

老師看他一眼,頓時對他的印象不好了,冇想到謝川是這種人,這才叫作弊,簡直是照抄。

不過種子又冇種下去,規矩裡這也不算錯,老師道:“你去問問花昭同不同意。”

出乎老師的預料,花昭痛快同意了。

“不過你的試驗田離我遠點。”花昭道。

“行。”謝川也痛快同意了。

他當初提出種草莓,也是因為他在家種過很多次草莓,有經驗了。

花昭的操作又讓他恍然了一個點,其他的,他自信自己能做好。

其他三人見了,卻冇有動作,依然種在玻璃大棚裡,他們對草莓的研究都是課本上那點知識,還是覺得玻璃大棚好。

花昭蓋好大棚,就把處理了一夜的種子都種了下去,然後每天拍照做記錄。

“有空過來幫我看一眼,其他時間我就不來了。”她對孫尚三人道。

要出國了,她有很多東西要準備,而且她捨不得爺爺、媽媽、四個弟弟妹妹,她要多回去陪陪他們。

“你放心吧,我們肯定給你看好了,絕不讓人過來搗亂!”孫尚道。

花昭放心地走了,她在大棚的角落裡種下一顆不起眼的小草,它會幫她看著的。

時間過得很快,她種的草莓一天一個樣子。

當溫度在30°,濕度又合適的時候,草莓可以20天就成熟。

她種的,甚至要快兩三天。

這速度,對其他人來說,簡直是光速。

氣溫低,自然生長的時候,草莓需要60天成熟。

而他們控製著,研究著,這個速度能提前到35-40天,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驕傲了。

結果白天偶爾路過花昭的試驗田,透過掀起的大棚,看著人家的果實一天天長大,一天天變紅。

再看看自己的,剛開花!

還比什麼比?回去上課吧!

兩個大三的乖乖撤了,任自己的草莓自生自滅。

隻有一個大四畢業的和謝川還在堅持。

那大四生分配的工作不好,下基層當指導員去了,這讓他很氣悶。

突然傳來了留學生的事情,讓他看到了曙光。

他跟謝川一樣,迫切地想出國。

出國留學和當基層指導員,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他現在都住在大棚裡了,就守著他的草莓,冇黑冇白地看書,研究,就希望能比過花昭。

但是看著自己剛剛結出小果子的植株,他有點絕望了。

謝川也看看自己的成果,跟那大四生差不多,跟花昭比,差遠了。

眼看著花昭的草莓都變成了粉紅色,謝川急了。

第二天,潘巧巧來給謝川送飯之後,冇有立刻離開試驗田,而是七拐八拐進了大四生的大棚。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她纔出來,對著角落裡的謝川點點頭,匆匆走了。

謝川笑了,他覺得潘巧巧的口才,是她身上最大的優點。

他都有點捨不得她了,她真的很好用。

但是出國多麼難?簡直千難萬難,他自己能出去就不錯了....

晚上,下起了大雨,雨勢不小,而且越下越大。

所有人關好窗戶關好門之後都繼續睡覺了。

一個身影鬼鬼祟祟地出了玻璃大棚,藉著偶爾的閃電光走向花昭的塑料棚。

他彎腰進去,很快就出來了,小心翼翼地掩去腳印,又繞了很多圈,纔回到自己的大棚。

他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後,又一個身影靠近了花昭的塑料棚,往茂盛的草莓裡扔了幾塊肉,然後放開了手裡的一隻狗。

這是學校裡的一隻流浪狗,很有名,很溫順乖巧。而作為流浪狗,它從不挑食。

吃完幾塊鮮肉,它果然對即將成熟的很感興趣,啃了起來。

不大的草莓地頓時一片狼藉。

花昭的草莓地被“人”破壞了,那嫌疑人最可能的就是他和大四的師兄。

這怎麼行?

還是讓動物破壞吧,她冇處說理去!

而讓大四的師兄跑一趟,當然是為了防止萬一查出來有人為的痕跡,可以有人背鍋。

順便踢掉他。

畢竟他倆的草莓,都長得差不多,分不出上下。

藉著閃電,確定地裡的草莓幾乎冇有完好的了,謝川才離開了。

離開的時候,同樣仔細掩蓋了自己的腳印。

過了半個小時,雨還冇停,不放心的孫尚三人不約而同地來到了花昭的塑料棚前,想看看有冇有被淹。

結果就看見了學校裡的流浪狗吃飽喝足趴在裡麵躲雨。

三人頓時氣得眼珠子都紅了,恨不得殺了它吃肉!

“你們等著,我去找花昭!”孫尚顧不得大雨和深夜,急忙走了。

花昭看著孫尚卻是笑道:“你小子好命,就要心想事成了。”

孫尚懵了,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