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舒的婚禮儀式很簡單,新郎新娘出來給父母鞠個躬,改了口,就算完事了。

這時候冇有其他花樣,也不鬨洞房。

本來葉舒還新增了幾個環節,但是現在都取消了。

她雖然一臉蒼白,但是笑容燦爛奪目,自信大方,在婚紗的映襯下,依然美麗,光彩照人。

謠言果然一清。

如果昨天真發生了那種事,哪個女人受得了?哪個男人還接受的了?

而且他們也信,馬國慶確實不敢真乾什麼,除非他不想活了。

葉舒露了幾分鐘麵,就被姚坤扶著回房間了。

她走的時候還回頭看了花昭一眼,花昭給了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葉舒放心地走了。

婚禮儀式結束之後,就該開席了。

葉家冇有大宴賓客,請的人少而精,但是也擺滿了院子,一共20桌。

天冷,都在屋裡。

但是人多有地龍,窗戶、門都開著,這樣也顯得熱鬨。

周麗華坐在最重要的女客那一桌。

她是硬擠進來的,本來冇有她的位子,她自己搬了個椅子加進來。

葉芳和劉月桂對視一眼,冇有攆她走。

苗蘭芝也白了她一眼,冇出聲。

窗戶都開著,外人都看著,他們真得給葉誠麵子。

而且這時候鬨起來,丟人的還是葉家自己。

不過葉芳和劉月桂換了位置,一左一右把周麗華夾在中間。

省得她挨著彆人,再說些不著調的話!

周麗華無所謂,隻要能上這桌就行。

飯菜很快上來,請的是京城最有名的大廚之一,祖上是乾禦廚的。

蔬菜都是花昭提供的。

兩者加起來,那味道絕了。

本來應該很矜持的飯桌上,差點變成農村大席。

矜持是什麼?吃飽了再說!

周麗華也毫不客氣,筷子掄得飛快。

她家的生活水平,最近幾年直線下降

她的工作冇了。

葉興結婚了,應酬還多,自己養不了個孩子,她得補貼著。

老二也有對象了,她得給他攢錢結婚。

葉佳葉莉都在複讀,拚大學,每年的書錢飯錢就是不少。

葉誠那點工資,勉勉強強負擔得起。

但是想像以前一樣花錢不算計,那是不可能了。

甚至肉,她都不能敞開了吃。

越想周麗華越生氣,筷子掄的更快。

好在這桌都是葉家女眷,都知道她是什麼人,心裡笑話她也不會傳出去。

突然,周麗華眉頭一皺,伸手捂住肚子。

“你吃得太急了,兩天冇吃飯嗎?”葉芳難得地擠兌了她一句。

周麗華已經顧不得回嘴,幾秒鐘的時間,疼得她冷汗都冒出來了。

葉芳一看不是裝的,出於職業道德,她趕緊問道:“怎麼了?哪裡疼?”

還冇等周麗華說話,葉芳就知道了。

她聽見了周麗華肚子裡巨大的“咕嚕咕嚕”聲。

然後周麗華“咣咣咣”地放了幾個響屁最後一聲聲音有些怪異

不說這一桌子的人,就是這一屋子3桌人都聽見了,朝她看來。

而且很快就聞到了味道

“嘔~”頓時有人受不了,吐了。

這引起了連鎖反應,頓時有好幾個人都捂住嘴,要吐。

周麗華的臉已經成了豬肝色。

但是她的肚子持續疼著,而且她有預感,後麵還有

總不能就坐在這裡繼續

周麗華站起來就往院子的西南方向跑。

葉舒家她雖然第一次來,但是四合院的廁所一般都在西南。

而她此時在正房,這院子又大,路程就遠。

她又是在活動

剛跑到院子中間她就忍不住了

“咣咣咣”的聲音還提醒著四周房間裡的人看過來

似乎有什麼東西淌到地上

周麗華恨不得立刻死在當下!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衝進廁所的,進去之後她就鎖上了門,這輩子都不打算出去了!

“我的天啊”苗蘭芝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捂著臉不好意思抬頭。

就連她都覺得尷尬死了。

認識周麗華這麼多年,隻有這一刻,她極度同情她!

她會同情,那是因為她善良。

其他人就不這麼想了,心裡簡直又膈應又好笑,出去以後,還有談資了!

“我有事,就先走了。

”一個女人站起身遠遠跟苗蘭芝打了個招呼,捂著鼻子就走了。

不是她不禮貌,是她有潔癖,實在受不了了!

而苗蘭芝那桌,味最大!打死她都不過去。

“好的好的,慢走慢走。

”苗蘭芝尷尬地迴應道。

也不知道周麗華吃了什麼,這味經久不散,這飯是冇法吃了。

其他人也紛紛起身告辭。

葉佳、葉莉還有邱梅也在這屋,連告辭都冇有,直接抬腿就走。

葉佳和葉莉都要哭了。

真是丟死人了!她們以後可怎麼見人啊?

“哎,你們彆走啊,快去廁所看看你媽媽,看她怎麼回事?”劉月桂在後麵喊道,她也很善良。

然而葉佳葉莉跑得更快了。

邱梅倒是冇跑,但是她像冇聽見一樣,抱著孩子走了。

這操作把劉月桂看傻了:“這家人怎麼這樣啊!”

她都有點替周麗華難過了。

冇人回答她。

人都走了,苗蘭芝也不用硬挺著了,她也跑了。

跑去葉舒的房間跟她分享這個好訊息。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出門!”苗蘭芝一臉暢快、幸災樂禍,又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厚道。

一個女人當眾發生這種事,真是太慘了心智弱得可能都活不下去,她嘲笑有點不應該。

但是她確定周麗華這種人是不會想死的,不過幾年不出門倒是很可能。

葉舒呆呆地看著對麵的花昭,怪不得她不出去待客,非要跟她一起吃飯,估計是嫌有味。

“這也太狠了”葉舒想想那場景,都覺得窒息。

不過也好過癮!

“這回她總該老實了吧?”她笑道。

葉芳和劉月桂走了進來。

劉月桂到底心最軟:“快彆笑話她了,有冇有破衣服給我找一點,我進去看看她怎麼樣了。

女兒媳婦都跑了,兒子進去又不合適,隻能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