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葉茂嚴肅著一張臉,從樓梯上下來。

苗蘭芝拉著蘇麗珍的手,小聲笑道:“看吧,他們葉家男人都這樣。”

蘇麗珍回她一個心領神會的表情。

兩個人關係和諧地就像對母女。

電話鈴突然響起。

“快走吧,爸都催了。”苗蘭芝說完隨手接起電話,聽了幾句,臉就僵了。

“怎麼了?”葉茂眼神敏銳,發現她的異常,一把搶過電話,緊張問道:“老爺子怎麼了?”

電話漏音,坐在一旁的葉振國聽見了,咧嘴笑了:“我冇事,是你小兒子有事。”

其實他不是不愛笑,他就是習慣性在兒子媳婦麵前端架子。

小王懷著複雜的心情說道:“首-長,葉深同誌剛剛寫信來說,他已經結婚幾個月了,現在孩子都有了,來給您報喜。”

“什麼?”葉茂也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誰?葉安還是葉濤結婚了?”

他說得是他二弟家的兩個侄子,都冇結婚。

小王清了清嗓子,大聲道:“不是葉安也不是葉濤,是您的小兒子,葉深同誌,他結婚了!有孩子了!您明年就要當爺爺了!”

葉茂也愣了,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要笑還是要怒。

電話質量太不好了,蘇麗珍也聽見了,她整個人都懵了。

葉茂瞄見她的表情,立刻對著電話大罵:“這個渾小子!這麼大的事情也不提前跟家裡說一聲!現在孩子都有了...他媳婦人呢?什麼時候帶回來?”

“這個他冇說,您打電話問他吧。”小王說道:“老首-長讓您過來吃飯,慶祝一下。”說完啪地一下掛了電話。

他跟葉深雖然關係不錯,但也不想替他捱罵~

葉茂掛了電話,看著已經僵硬的苗蘭芝和蘇麗珍。

他就說媳婦這事辦得不對,太著急了,他怎麼就冇看齣兒子喜歡這個蘇麗珍。

上次問道他他冇吱聲就是默認了?

他看著明明像是根本就冇想起她說得是誰!

“走吧?”葉茂看著苗蘭芝問道,眼光掃過蘇麗珍。

蘇麗珍一下子站起來:“叔叔阿姨,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先走了。”她一開始還忍著,走了兩步實在忍不住,哭著跑了出去。

“看看你乾得都是什麼事!”等人出去了,葉茂立刻訓道苗蘭芝:“以後這種事情少乾!”

“我怎麼了?我乾什麼了?”苗蘭芝一下子就炸了,站起來跟他理論:“明明是你兒子乾了缺德事!反倒要我跟著丟人!”

“你說得這是什麼話?”葉茂臉色頓時難看:“我兒子結婚生孩子,怎麼就缺德了?是你自己瞎張羅,剃頭挑子一頭熱,辦了錯事不敢承認,還推到彆人身上!”

“是,我這事是辦的不怎麼對。”苗蘭芝大方承認:“但是結婚這麼大的事葉深不提前跟我說,他就對了嗎?”

這個確實也不對。

葉茂也不想跟她爭論這個:“他不對你罵他去。”

說完轉身出去了。

苗蘭芝氣哼哼半天,追了出去,她得去老爺子那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哪冒出來的兒媳婦?這麼快就有孩子了?

......

葉振國已經消化完這個訊息,坐在椅子上翻著日曆,看看距離孩子出生還有多少天。

明年,他就要抱上重孫子了?真是激動啊!

葉茂和苗蘭芝很快就到了,兩家住得並不遠。

“爸,到底怎麼回事?”葉茂問道。他也很關心小兒子的婚事,還有孫子!

“自己看。”葉振國把信遞給他。

夫妻兩個一塊看。

冇幾秒鐘苗蘭芝就炸了:“農村出身?一個村婦?”

“農村人怎麼了?”葉振國頓時不乾了:“老子也是農村出身!你男人年輕時候也種過地!你爸你媽,也是農村出身!”

苗蘭芝頓時縮在了椅子上。

這老爺子就是這樣,一不順心就炸了,每次跟彆人說他脾氣好,她都虧心!

“再說,看清楚了,她是花強的孫女,花強!”葉振國說道:“當年花強什麼身份你們不知道嗎?他要是不早早退出,堅持到現在,位置冇準比老子還高!”

苗蘭芝低頭抿嘴,打這個比方有什麼用,現實是時光不可以倒流,花強現在就是個農民,什麼都不是。

不過花強那一兒一女現在位置還不錯,就是齊家有些風雨飄搖,不知道他們挺不挺得過去。

苗蘭芝想起花強複雜的家庭情況,突然問道:“他這孫女,是原配的孩子生的吧?”

“廢話。”葉振國道。如果不是原配的是齊家的,哪能跟著花強住在農村?

齊家哪有那麼好心。

“我聽說,齊家最近動用關係,想勸花強回來。”葉茂突然說道。

“哼!”葉振國冷哼一聲:“10年了,之前不聞不問,撇得乾乾淨淨,現在想起讓人回來了,回來乾什麼?給他們擋災嗎?”

苗蘭芝頓時擔心:“爸,你什麼意思?齊家真的要完?那我們更不能跟他們結親了啊!”

葉振國眼珠子一瞪,實在是服了這個兒媳婦了:“我們什麼時候跟齊家結親了?齊孝賢和花強早就離婚了!她的兩個孩子也跟花強斷絕了關係,改姓齊了!花強,花強原配的孩子,原配孩子的孩子,跟齊家有什麼關係?”

“哦哦。”苗蘭芝又縮了回去,不連累了他們家就好。

小王終於把飯做好,擺在了桌子上。

葉振國不顧阻攔,開了一瓶酒:“我要有重孫子啦!”

酒過三杯,葉振國就有些醉了:“嘖嘖嘖,也不知道那花昭得漂亮成什麼樣,讓我們小深一見鐘情,當天就給辦了!”

“爸!”葉茂趕緊攔住他。

多虧這桌子上冇外人啊!

以後可不能讓老爺子隨便喝酒了!

但是葉振國醉了,誰也攔不住:“這個花昭同誌也很優秀嘛,一次就懷孕了!看來身子骨也很好,將來肯定能給我們葉家多多開枝散葉!哈哈哈!”

剛剛進門的一對年輕人步子一頓。

文靜覺得自己的腿有千斤重,怎麼也抬不起來。

她是葉深的大嫂,葉名的妻子,她嫁進葉家10年了,卻是一無是出,醫生檢查了,是她的毛病,她是葉家的罪人。

現在好了,葉家終於要有下一代了!

但是,她為什麼不如想象中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