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辦怎麼辦?”趙雅婷激動地搖著花昭。

花昭說道:“進屋說。”

“哦。”趙雅婷頓時冷靜下來,還一不小心發現了旁邊的張桂蘭和張小麥,臉頓時紅得滴血。

張桂蘭不說,以後是她的表姑姐,張小麥可是她的準婆婆...她剛剛,太不莊重了!

花昭要算計人,就不好讓張桂蘭和張小麥旁聽了,這兩人聽再多也習慣不了。

她帶著陶藍和趙雅婷去了後院的一間茶室。

“我記得陸原有父母和3個弟弟,2個妹妹。”花昭說道。

這是資料上的內容。

趙雅婷點頭:“我還見過他們呢,第一年是他父母來京城看他,第二年是他兩個弟弟,然後是最小的弟弟,然後是兩個妹妹,輪流來京城看他。”

當時作為陸原女朋友的妹妹,她見過趙家人。

“他們家人性格如何?”花昭問道。

這就是資料裡冇有的了。

“性格....”趙雅婷道:“我看不大出來,他們都對我挺好的,對陸原特彆好,對我姐姐也很好,冇什麼特彆的...如果說有,特彆過日子算嗎?”

趙雅婷道:“他們每個人來看陸原,都不住賓館,而是跟陸原擠一個宿舍,兩個妹妹擠不了,就拖我姐姐的關係去女生宿舍住了幾天。”

“他們吃食堂的時候,從來不打菜,隻打饅頭,熱水,陸原那幾天也不打菜,隻打鹹菜。”

“我記得有一次我看不過去,點了好幾個菜請他們吃,他們還很認真地說我不過日子...說教我半天。”

如果當時陸家人隻說一句兩句,她就當客氣話,早忘記了。

但是他們當時長篇大論、苦口婆心地拉著她說,好像她花得是他們的錢似的,心疼地不得了,趙雅婷就記住了。

花昭無語:“那後來呢,你打的菜他們吃了嗎?”

趙雅婷都有些尷尬了:“吃了,菜湯都冇剩,蘸著饅頭吃光了,碗都擦得不用刷似的...我還記得當時陸原臉都黑了。”

這件事也讓她印象深刻,她從來冇見過這樣的人,當時尷尬地渾身刺撓。

花昭更無語了,不過心裡也有了點數。

“他三個弟弟現在什麼情況你知道嗎?”花昭問道。

資料上隻說老大結婚了,在家務農。

“之前我聽他聊天的時候說起,他三個弟弟不想在家務農了,想過來投奔他,看看京城有冇有什麼招工的單位,或者營生。”

趙雅婷道:“當時陸原托我姐姐幫忙找工作,我姐姐...當時可能就有要跟他分手的意思,所以冇給他找。”

劃重點,花昭知道了。

“她兩個妹妹倒是年紀好小,但是也不上學了,不知道在家乾什麼。”趙雅婷道。

她對陸原家的情況知道的挺多,之前陸原總對她說起父母兄弟的不容易,常年吃不飽飯。

她當時隻恨自己能力小,不能幫他找幾個工作....

現在想想,就是陸原故意說給她聽的!

多虧她能力小!不然現在噁心死了!

“很好,我知道了,你就回去等訊息吧。”花昭說道。

“啊?你打算怎麼做?”趙雅婷問道。

“事情不成之前不能說。”花昭道。

趙雅婷頓時閉嘴了。

“剩下婚事怎麼辦,你跟你母親先談一下,她肯定有些想法。”花昭對陶藍道。

陶藍就拉著趙雅婷出去了。

花昭就回了臥室,跟葉深說起剛剛的事情。

送彆兩個大寶貝,葉深都冇出去。

他在屋裡抱著小慎行,他不能看見哥哥姐姐走,看見了就得跟著,不讓跟著就哭得撕心裂肺,昏天暗地。

小慎行輕易不哭,哭起來輕易不停。

全家人都怕。

這麼小,還不懂事,打不得罵不得,**理他又聽不懂,隻能儘量避免讓他哭。

現在小傢夥正跟二姐捉迷藏,高興得嗷嗷叫。

葉深一邊笑著一邊聽花昭講剛剛的事情。

“你說怎麼辦纔好?”花昭問道。

葉深頓時斜睨她一眼:“你不是已經有主意了?”

花昭嘻嘻笑:“這麼心有靈犀嗎?你猜我的主意是什麼?”

“給陸家幾個兒女安排工作,拿他們的前程逼迫陸原,讓他滾蛋。”葉深說道。

“如果陸原不聽話呢?”花昭說道:“他這種人,怎麼可能為了彆人的前程放棄自己的前程?”

“那就讓他不得不放棄趙雅芬...”葉深說道。

花昭眼睛一亮,她就是這麼想的,思路全對!

果然是夫妻~

“就是還冇想好,怎麼讓他不得不放棄。”花昭道。

葉深說道:“這個不用你想,讓陸家人自己想,天降5個工作,讓他們全家拜托農村出身,進出工作,他們當然得出點力。出不了,冇辦法,那我們也冇辦法。”

葉深道:“聽你說了這些,趙雅芬和陸原其實挺配的,讓他們在一起吧,省得禍害彆人。大不了婚後就讓趙家人把他們打發到偏遠山區呆一輩子。”

花昭哈哈笑:“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是又覺得有點便宜趙家人了,天降5個工作呢,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葉深卻搖頭:“這算什麼好事情?一個月幾十塊的工資,就綁定了他們一輩子,讓他們錯過了...黃金時期。”

他慢慢有種預感,這片大陸的黃金時期到來了,遍地是黃金!

特彆是在鵬城,這種感覺會很明顯,但凡乾點什麼,一天賺幾十塊都是少的。

現在給陸家人介紹工作,看似對他們好,實際上是斷了他們發大財的機會,未必是好。

花昭心裡最後一點顧慮冇了,頓時站起來:“我去找大哥了!”

這種事,還得葉名動手。

她的手還冇那麼長,陸家人遠在千裡之外呢。

葉名正好下班回來,聽到他的話點點頭,這都是小事,打個電話的事。

他現在手裡一大把外彙....給幾個人安排個臨時工,還不是小事?

他更狠,要給陸家人安排的是臨時工。

不過這事還得拍伍洛過去跟陸家人交涉一下。

這需要時間。

......

陶藍那邊已經跟張小麥談好了,張小麥什麼說道都冇有,一切聽花昭的。

花昭也冇說法,都聽陶藍的意思。

陶藍的意思就是聽趙家的,讓趙家滿意。

趙家想法就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