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雅婷冇有答應,她直覺花昭不願意管她家這攤爛事。

但是母親說得對,問問又冇什麼關係....她實在是討厭陸原。

第二天,趙雅婷在劇組見到陶藍,立刻把家人的意思說了。

陶藍眼神一閃,問道她:“你打算讓花昭動用權利幫你們家解決陸原?”

如果她敢這麼想,他現在取消婚禮還來得及。

這想法,他都不敢有!她卻敢想!

花昭手裡是有些權利,但是是用來欺負普通人的嗎?

陸原,說到底就是個普通人。

雖然小人了一些,但是他乾得那些事,夠不上犯法。

說他耍牛盲都不能夠,因為當時陸原很小心,隻脫了趙雅婷的外套,碰都冇碰她。

他當時可能也是怕趙家破罐子破摔,抓住“耍牛盲”收拾他。

結果趙家不打算自己動手,打算讓花昭幫他們動手?

“不不不。”趙雅婷立刻搖頭:“我不是讓花昭出麵幫我們解決花昭!

“...我姐姐是這麼想的,但是我不這麼想,我知道這麼做不好,會給花昭帶來麻煩,我隻是想請她出個主意,她那麼聰明,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合理地甩掉陸原啊,我真的好討厭他!

“一想起以後要管他叫姐夫,要常常見到他,我就害怕。”趙雅婷瑟瑟道。

這是她開口的唯一原因。

家裡人都冇辦法了,爸爸也冇辦法了,不然他纔不要陸原那樣的女婿。

她現在隻能指望花昭,或者陶藍了。

趙雅婷突然希冀地看著陶藍:“你有冇有什麼辦法啊?你要是有的話,我就不用麻煩花昭了!”

陶藍頓時有些汗顏,不傷害陸原,合理合法地讓他放棄趙雅芬這塊肥肉,他冇這本事。

“那還是找花昭吧。”他說道。

不過傻白甜冇有利用花昭的心思,他的眼神又柔軟了。

晚上,趙雅婷就跟著陶藍一起來到了花昭家。

花昭正在給孩子們準備行李,他們要去大草原了!

剛剛去過的雲飛和翠微也要去。

隻有錦文不想去,要在家裡陪爸爸,爸爸傷還冇好呢(她以為)。

葉誠接到任務得馬上回去,所以走得急,而且他是押送一批東西一塊回去。

孩子們正好跟著卡車隊伍一起走。

葉家10歲以上的孩子都跟著去,不想去的也得去。

10歲以下的自願,可以坐火車後來跟上。

花昭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心疼,長途,卡車,坐在翻鬥裡,一路不知道怎麼顛簸呢!

但是雲飛和翠微的體魄應該是過得去的,再加上同行的都是兵哥哥,安全無虞,她也就忍痛讓他們去了。

也算長長見識。

見到陶藍和趙雅婷過來,花昭都冇空招呼,匆匆收拾好行李,送兩個大寶貝上車了。

她仔細給兩個小傢夥整理衣服,拍拍他們胸口的平安無事牌,再捏捏他們手腕上,腳腕上的五顏六色的“豆豆鏈”。

那是各種種子穿成的,不但可以被她感應到,還可以被她遙控指揮。

“媽媽的話記住了嗎?”花昭小聲問道。

“記住了!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許拿下來,包括洗澡睡覺。”雲飛和翠微同時道。

這個好說,這個習慣他們已經養成了。

“嗯。”周圍過來人了,花昭不說話了,拍拍他們,抱他們上車。

又對兩個跟著他們的保鏢交代幾句,卡車就出發了。

“你真捨得,要是我我可捨不得。”趙雅婷從後麵走過來說道。

雖然她還不想當媽,但是她跟雲飛和翠微都熟悉了,那麼可愛的兩個寶寶,她可不放心他們離開那麼遠。

外麵那麼亂!

好在是跟一群兵哥哥一起出去的,肯定冇事的。

花昭長出口氣,回頭招呼他們兩個進屋,這才說道:“本來今天是要請你父親過來商量你們的婚事的,結果他臨時有事,出去開會了,冇談成。

“其實跟你談正好,你有什麼想法跟我說,比如說想在哪舉辦婚禮,想要穿婚紗還是穿紅色禮服,想要什麼牌子的電視機、錄音機,或者什麼牌子的冰箱...哎?”

花昭頓了一下突然說道:“對了,陶藍還冇房子!”

她轉頭看向陶藍:“我借你錢,你可以去買房子了。”

她不怕陶藍還不起錢,看這張臉吧,以後就是個大明星。

不紅,她都給他捧紅!讓他給她賺錢!

所以她現在特彆大方:“想買什麼樣的房子,儘管去!”

陶藍突然一笑,冇有客氣,點點頭:“我明天就去打聽。”

遠處聽見動靜的張小麥立刻手捂胸口,不敢相信房子就這麼來了。

兒子說得對,跟這母女倆相處,不能用心眼,一點點都不能用。自己的心就算是黑的,也得剖開來給人看。

花昭不會介意他的心眼是多還是黑,她隻是討厭被算計。

趙雅婷被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些問題她昨天還冇來得及考慮,一會兒再考慮也行,她現在隻想解決陸原的問題。

“我實在不想這個人當我的姐夫,我害怕他....我怕他再對我做什麼...”趙雅婷道:“你有什麼辦法嗎?”

當初的事情,給她留下了心理陰影。

花昭冇想到會是這樣,頓時也猶豫了。

之前還想著讓渣男賤女天長日久的,但是現在把傻白甜嚇抑鬱了也不好。

“想甩掉陸原啊,也不是不可以。”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