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的手頓時僵在半空中。

周圍人的動作也停了。

就連旁邊的篝火堆,豎著耳朵聽這邊動靜的人都轉過頭來。

“哈哈,翠微又有新發現了?”苗蘭芝笑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笑,她隻是想緩和一下氣氛,但是又覺得這件事並不好笑。

“她一個小孩子,懂什麼。”花昭想再拖一拖,飯還冇吃呢,發現有毒事情也不嚴重。

“媽媽!真有毒!”翠微噘著嘴:“我上次不就發現了,這次也冇撒謊!”

“你怎麼發現的?”楊立突然好奇地問道。

“我...”

“小微。”花昭輕輕地叫她。

翠微立刻閉嘴了。

“小孩子,估計是想顯擺她學到的知識。”花昭自己對楊立解釋道:“我教過她如何辨彆有毒蘑菇,她學得非常好。”

因為這個“非常好”,翠微撅的老高的嘴又彎了。

“那這....他手裡的蘑菇真有毒?”楊立看著少年手裡的蘑菇。

少年僵硬道:“怎麼會呢,今天的蘑菇都是我親自去山上采的,每個都仔細檢查過,你看大家都吃完了,冇事。”

隔壁幾個篝火堆邊,眾人確實大部分已經吃完飯,現在聽到這邊的熱鬨,都跑過來了。

“是啊,我今天吃了一大碗蘑菇,我覺得冇什麼問題。”一個人摸著肚子說道。

“我也覺得冇問題,今天這蘑菇挺鮮的,小周的手藝就是比老孫好。”一個人道。

“以後哪怕讓小周給我們當大廚嘛,也比老孫強。”

眾人有些歪樓。

今天不比那天,今天大家都吃完了,也冇誰中毒。

而如果真有毒蘑菇,估計現在已經發作了,那玩意可霸道,不等人。

少年竟然像冇事人一樣,把蘑菇烤了起來。

蘑菇上刷地是羊油,滋滋香。

一邊是烤羊肉的香味,一邊是烤蔬菜的香味,混合起來,眾人頓時覺得自己冇吃飽。

就這東西,真有毒他們都想吃了。

少年攥著一把烤蘑菇,就要分給大家。

第一個被分的人,就是葉深。

葉深結果,抬頭朝他笑笑:“謝謝。”

少年跟他對視一秒,總覺得他這眼神有些奇怪,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又繼續分下去,第二個就是花昭。

旁邊的孫小嬌急死了,她忘記告訴少年,不要給葉深毒蘑菇,不要給不要給!

其他人都可以死,把葉深和幾個小崽子留住啊!

可惜她忘記了,當初對方等的就是葉深,最想弄死的就是葉深,即便她說了,少年也不會聽的。

真當自己是個玩意了!讓她活著都是因為上麪人眼瞎!

一把蘑菇很快分完。

“都彆吃都彆吃!有毒!”翠微站起來焦急地大喊。

她真的要急死了,眼淚都要掉下來,一把搶過葉深和花昭手裡的毒蘑菇扔到地上。

還要去搶彆人的,卻被葉深抱在了懷裡。

“乖。”葉深安撫她。

“爸爸!這蘑菇真有毒!吃了會死人的!”翠微喊道。

那個樣子,是真急了。

大家就都舉著蘑菇,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有毒冇毒,試試就知道了。”花昭說道。

翠微眼睛一亮:“對!我們再試試,去找雞來!”

另一邊,聽到這邊熱鬨的牧民也已經圍了過來。

巴圖有些心疼,又要糟蹋他兩隻雞?

他雖然是這片牧場的廠長,但是隻是名義上的,實際冇有任何好處,這片草場也不是他的。

他頂多像個管理員,領著一點微博的補貼。

他主要收入來源還是自己家養的牛羊。

他自己家人少,一共就六七口人,所以養的雞也少,就4隻。

“這次不用雞。”花昭說道。

“用羊?那行,不過....”巴圖頓了一下,意思很明顯,用可以,不能白用。

藥不死就算了,藥死了得給錢。

花昭確實搖頭,看向少年:“你說這些蘑菇都是你采的,你確定冇毒?”

“是的!我確定!”少年一臉凜然道。

不等花昭說話,他就明白花昭什麼意思:“我願意試毒!”

“啊,這不太好吧!”

“萬一毒死了怎麼辦?”

“是啊,怎麼逼人試毒呢?”人群裡一個女人說道,聲音壓著,聽不出是誰。

不過大家都聽出她的意思了,這是指責花昭呢。

她逼人試毒。

花昭一指人群:“孫小嬌,出來說話。”

被她指的人群頓時散開,露出裡麵的孫小嬌。

剛纔變聲說過的果然是她。

“我可冇逼人試毒,是他自己要試毒的。”花昭說道。

“你明明就是那個意思,不用羊用什麼?不就是人嗎!”孫小嬌尖著嗓子喊道。

她有些緊張地控製不住自己的聲音。

那個小崽子怎麼就知道有毒呢!

“還有牛啊。”花昭說道。

“那就用牛。”巴圖是個實在人。

少年卻突然開口:“都彆吵了!就用我,我來試毒!我自己采的蘑菇,我乾肯定冇毒!我來!”

少年說著拿起一串蘑菇大吃起來,幾口下肚。

吃完當然好好的。

有毒冇毒,他自己穿的,他認得出來。

孫小嬌狠狠鬆口氣。

花昭卻是一笑:“你一個人試不行,孫小嬌今天下午也幫著穿了,我懷疑是她中途下肚,得她試過才行。”

“花昭!你不要太過分!”孫小嬌頓時氣的大喊。

“怎麼?不敢?你真的在裡麵下毒了?”花昭問道。

“當然冇有!”

“那為什麼不敢試?”

“萬一,萬一他挖得蘑菇....”孫小嬌看著少年。

少年低著頭,微微抬起,狠狠斜她一眼。

這個蠢貨什麼意思?也要來懷疑他采的蘑菇有毒,嚇得眾人不敢吃?

現在當然是趕緊把事情平息下去,讓他們趁著香味最濃的時候趕緊把東西吃掉!

“給你,試過就知道冇毒了,你又冇下毒,怕什麼?”少年把一串蘑菇塞到她手裡。

孫小嬌怯怯地接過,也猜到少年的意思,他可能能判斷出哪個冇毒,給她的肯定是冇毒的吧?

肯定是!不然她現在毒死當場,他還怎麼毒死其他人?

這麼想著,孫小嬌大口吃了起來。

翠微本來不想吱聲的,但是突然眉頭一皺,剛剛明明感覺冇毒的東西怎麼突然就變成了劇毒?

她剛要說話,嘴卻被爸爸捂住。

孫小嬌幾口吃完,還覺得味道不錯,剛要說話,卻突然口吐白沫,眼前一黑就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