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風對著百姓擺了擺手,用溫和的聲音說道:“眾子民,快快請起。”

一些拄著扁擔的年輕精壯百姓,磕著頭大聲喊著:“皇上,您彆急著讓我們起,讓我們武寧百姓,再給你磕幾個!”

“我們不多給你磕磕幾個頭,我們心裡不痛快!”

這就是周鵬帶來的武寧軍!

秦風做出吃驚的表情,大聲問道:“你們是武寧來挑賑災糧的挑夫?”

武寧軍大聲喊道:“皇上,您就讓我們這兩萬挑夫,替五十萬武寧災民,給您好好磕幾個吧!”

“我得替我老夫老母,婆娘娃娃,給你磕頭!”

“您真是是我們武寧百姓的救命菩薩,真龍天子啊!”

跪在地上的秦烈和秦守興,對視一眼,眉頭都微微一皺。

秦風看到這一幕,心想,他們是懷疑武寧軍的人數了。

不過他要的就是真真假假,讓著兩人琢磨不透。

他走到台子邊上,飽含深情的對百姓們說道:“賑災武寧,是朕該做的。”

“朕身為大秦天子,保每一個子民吃飽穿暖,是朕的職責!”

“此次賑災雖然是老賊阻擋,但朕不能把控朝堂,任由老賊殘害百姓,也是朕的失職!”

“朕讓你們受苦,讓天下百姓受苦,朕心中有愧啊!”

說著,做出悲痛至極的表情。

所有的百姓,立刻都感動的大哭大喊。

“皇上,我的好皇上。”

“為了這樣的好皇上,我們死都應該啊!”

“真恨我們早不知道此事,要是早知道,早就拚著性命不要,也要打死老賊,不讓我們皇上受驚嚇了!”

哭喊的百姓中,還有很多帶著綠色頭巾的!

綠林軍!

他們也扮做百姓來了。

正好,收攏一下他們的民心。

秦風立刻慷慨激昂的大聲說道:“社稷為重君為輕,百姓為水君為舟!”

“水可載舟,也可覆舟!”

“朕這個大秦天子,若不能為百姓謀得福祉,你等隨時可推翻朕的朝廷,選賢良之人登基為帝!”

百姓們頓時大聲喊道:“我們隻要您這個皇上!”

“誰敢動廢立皇帝之心,我們就拚著性命殺了他!”

“我們永遠是您最忠誠的子民!”

秦風看著群情激動的百姓,嚴肅起表情大聲說道:“眾百姓如此信任朕,朕一定殫精竭慮,讓大家過上不愁吃穿的好日子!”

“朕在此大秦百姓頒佈第一道皇命!”

“朕在位之日,永不加賦!”

他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徹底的收買民心!

隻要有鐵心追隨的百姓,誰想覬覦皇位,都是癡心妄想。

老賊們的家抄了以後,自己就有錢了。

以後也能想著各種辦法賺錢,絕不能從百姓們身上,剝削那點保命的糧食!

百姓們頓時沸騰了!

上一次皇帝釋出皇命,還不能當家做主,這一次卻是當政之後的第一道皇命!

並且又有載舟覆舟之說,這絕對是個天下人最大的承諾!

隻要不加賦,他們的好日子真的來了!

“我們的好皇上啊!”

“以後誰若敢動皇上一下,我全家跟他拚命!”

“你說的是個屁話,就你一個呀,是全大秦的百姓,都跟他拚命!”

百姓頓時沸騰了!

秦風見火候一到,表情認真的高聲說道:“各位子民對朕如此信任,朕在這裡謝謝各位了。”

說著,對所有百姓,深深作了一揖,

“皇上,你要折煞我們這些草民嗎?”

“您對我們如此之好,我們保護您還不是應該的?怎麼能擔得起您如此重禮?”

所有百姓趕緊磕頭不跌。

秦風收到了預期的效果,大聲命令道:“朕最忠心的百姓父老們,快快起來,看活剮老賊!”

百姓們磕夠了頭,才戀戀不捨的站起來,觀看行刑。

朱敏啟走到台前,舉著罪狀大聲喊道:“趙堪老賊,抗拒聖旨,私自加賦,殘害百姓,該當一刀!”

一個身穿紅衣,身高體胖,麵目猙獰劊子手,捏住趙堪肥大的肚子,用手裡一把雪亮的彎刀輕輕一拉,便割了一小塊肉。

“啊!”

趙堪瞬間如傻豬般慘叫起來。

“誰恨老賊,生啖其肉!”

劊子手大喊著,把那塊肉丟向人群。

一個絡腮鬍大漢,高高跳起,一把接過那塊肉,直接扔進嘴裡,狠狠的咬著。

“你這個老賊,囚禁皇上,殘害百姓,把我大秦所有百姓都快害死了,老子要生啖你的肉!”

“大鬍子,分我一點,彆你都吃了!”

“快,快,下一刀,我也要吃!”

百姓們爭著搶著大喊道。

朱敏啟繼續大喊道:“意圖對皇妃不軌,大逆不道,該當一刀!”

“這個膽大包天的畜生!”劊子手大罵著,抓起老賊的命根子,一刀割了下來!

“啊!”

老賊慘叫一聲。

一個身穿紅衣的助手,立刻抓起一把爐灰,使勁壓住了傷口。

淩遲之刑,要割夠九千九百九十九刀,刑期三天,可不能讓他流血致死。

也不能讓他昏迷,否則就覺察不到疼,那就是行刑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