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風看著洛千柔,冷冷一笑說道:“他們父子怎麼會做這種賠本的買賣?”

“秦守信現在已經是親王,他死了,他兒子也能做個親王,即便是扶秦烈登基,他們還能得到比親王更高的職位嗎?”

洛千柔立刻蹙起煙眉,沉聲說道:“你是說,秦守信還有陰謀?”

秦風冷聲說道:“老狐狸不是要自己登基為帝,就是要推他的兒子秦武為帝!”

“他絕不會為人作嫁衣裳,扶持秦烈登基!”

洛千柔想了一下,不確定的說道:“就憑他們的能力,殺得了秦烈嗎?”

秦風冷笑一下,看著洛千柔問道:“你忘了秦武怎麼收拾的高手鄭雄了嗎?”

洛千柔立刻恍然大悟,冷聲說道:“照此說來,他們的招式可不止如此。”

“鎮雄還冇給我說完,便衝進來兩個黑衣人。”

“他們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比老賊的八大護衛要高出很多,我一個人根本打不過,還被他們擊傷,隻能丟下鎮雄衝了出去!”

“那兩人一路追殺,我繞了很遠的路,才甩了他們。”

“有這兩個高手,再加上下三濫的下藥手段,秦烈必死無疑!”

秦風很同意這話,皺著眉頭想道,他們有這種辦法對付秦烈,會這樣對付自己嗎?

洛千柔一雙桃花美眸,流轉一週,看著秦風柔聲說道:“如果皇帝相信我,我願意與你聯手,共同對付這條老狐狸。”

秦風看著洛千柔,沉聲問道:“你手裡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力量嗎?”

洛千柔嬌媚一笑,略帶魅惑的嬌聲說道:“我身後的力量之大,遠超你的想象!”

“就不說我身後的力量,隻要我養好了傷,最起碼能幫你震懾那兩個高手,讓他們不敢來宮中行刺!”

“並且,宮裡的宣樂坊,也是本宮一手管著的。”

秦風不由微微皺眉,心想,這個妖豔女人,到這種時候了,還想用這種辦法增加她的重要性。

他看著洛千柔,略帶戲謔的一笑說道:“朕有天下絕色的三宮皇妃,豔壓群芳的六個美侍,還有你這個妖冶魅惑,美冠天下的太後,那些舞女歌姬,對朕還有吸引力嗎?”

洛千柔立刻美眸流轉,給了秦風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嬌聲說道:“還說本宮魅惑你,是你自己心裡專想這種事。”

“宣樂坊,隻是以這種名字做掩蓋,其實是一個專門監視朝廷重臣的情報機構。”

老皇帝在世之時,為了控製朝臣,專門設下宣樂坊。

宣樂坊裡的歌姬舞女,都受過嚴格訓練,忠心可靠。

老皇帝把其中的歌姬舞女,賞賜給各位重臣,監視他們,看他們有冇有謀反之心。

洛千柔進宮之後,騙著老皇帝,把宣樂坊握在了自己手裡。

秦天聽到這些話,心裡頓時一驚。

這個宣樂坊,就是朝廷的美女間諜機構啊!

那些美女,就都是皇帝安排在每個重臣枕邊的智慧監控!

有了這玩意,皇帝就真的耳聰目明,對每個朝臣都瞭如指掌了!

老皇帝還真聰明!

他立刻略帶急切的問道:“老王爺家裡有冇有宣樂女?”

洛千柔無奈的一笑,嬌聲說道:“每個朝廷重臣家裡都有。”

“不過有的取得了重臣的信任,有的還冇有。”

“老王爺聰明如狐,根本不相信派去的宣樂女。”

說著,看著秦風嬌媚一笑,柔聲說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現在開始,在高手潛伏老狐狸和秦烈身邊,收集重要情報。“

秦風立刻揮手,斬釘截鐵的說道:“需要!”

說著,對洛千柔拱了拱手,溫柔了聲音說道:“以後這方麵就有勞太後了。”

洛千柔媚然一笑,表情極具魅惑的說道:“皇帝若繼續叫本宮母後,本宮就儘全力幫你,除掉老狐狸和秦烈。”

說著,一隻玉手輕輕的放在了秦風的手上。

秦風握住洛千柔的柔荑,看著她的眼睛,微微一笑試探著問道:“母後是要繼續你的計劃,在朝堂之上,垂簾聽政,在後宮之中,與靈兒一起伺候朕嗎?”

洛千柔也回握著秦風的手,嚴肅了表情,語氣認真的說道:“現在老狐狸和秦烈,就要爭奪朝政大權,本宮就是想垂簾聽政,他們也絕不允許。”

“本宮準備動用一切力量,在幕後幫你。”

說著,美眸流轉盼兮,給了秦風一個極為風情的媚眼,聲音魅惑的說道:“至於在後宮之中如何,就看皇上對本宮如何了。”

秦風抬起手,輕輕的放在洛千柔那嬌豔嫵媚的小臉之上,飽含真情的說道:“皇兒定然一心對母後,絕不讓母後真情白負。”

說著,手指在那光滑細膩的臉蛋上,慢慢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