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風準備堅持自己這個無心之錯。

第一,薛穎兒的聰慧和乖巧,足以當這個貴妃!

第二,他得以此為信號,讓薛家人明白,自己對他們家女兒的重視!

第三,得用這件事給這個美豔後媽,釋放一個信號,自己不再是那個可以隨便捏扁捏圓的倒黴皇帝了,以後不能動輒就拿太後的名頭來管自己了。

要每次跟穎兒恩愛,都被叫過來這麼問,那還不煩死?

秦風看著太後,語氣平靜的說道:“母後,不倉促!”

“薛穎兒甚得朕意,足以封貴妃。”

美豔太後頓時緊蹙煙眉,美眸中的光芒,瞬間由溫軟變得凜冽!

秦風麵帶微笑,毫不畏懼的與她對視著,用目光表現自己的堅定,和這件事情的不可更改。

美豔太後美眸流轉,想了一會兒之後,又露出一個魅惑萬千的微笑,柔聲說道:“既然皇上如此寵幸此女,那就破例封她為貴妃吧!”

說著,轉頭看向身後的薛穎兒,隱含怒氣,冷冷的說道:“還不謝恩?!”

薛穎兒立刻跪倒在地,嬌聲喊道:“謝太後隆恩,謝吾皇隆恩!”

太後深呼吸一次,平靜了聲音,對著薛穎兒認真的說道:“皇上對你如此恩重如山,你可知道以後該如何做了?”

薛穎兒馬上回答到:“回稟太後,奴婢知道了!”

太後輕輕一擺手說道:“你已經是貴妃,以後可自稱臣妾了。”

薛穎兒馬上說道:“臣妾遵旨!”

太後好像給了多大恩賜似的說道:“起來陪坐吧!”

薛穎兒趕緊磕頭說道:“臣妾謝太後隆恩!”

說著又磕了一個頭,才站起來,小心翼翼的坐在太後身側的凳子上。

太後又想了想,從懷裡拿出一本冊子,遞給薛穎兒,聲音威嚴的命令道:“你看看吧!”

薛穎兒趕緊接過來。

剛打開一看,便立刻小臉羞紅!

秦風從側麵看到,這竟然一本滿是插圖的小黃書!

這個後媽要乾嘛?!

太後卻越發表情威嚴,聲音嚴肅的說道:“淑妃,你給本宮聽清楚了!”

“這本書名為《後宮秘籍》,是我大秦後宮,最重要的一本秘籍!”

“這本書一直是後宮最重要的貴妃保管的!”

“本宮交給你,你可知道何意?”

薛穎兒不知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低頭害羞的說道:“還請太後明示。”

太後美國流轉,看了秦風一眼,纔對薛穎兒說道:“從剛剛你的稟報可知,皇上雖然對你恩寵有加,但卻耐力不足!”

“你須儘心修煉此秘籍,第一,為伺候皇上,讓皇上可儘享人倫之樂。”

“第二,也可延長皇上恩寵時間,讓龍脈儘快結出珠胎。”

秦風聽到這話,驚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美豔後媽。

她竟然連這事都要管?

這個後媽可比親媽管的還要寬還要細!

薛穎兒強忍羞澀,紅著小臉,肅穆了表情,認真的說道:“臣妾記住了!”

太後突然嚴厲了聲音命令道:“本宮命你掌管此秘籍,你須儘心儘力,保證皇上以後寵幸任何一個女子,都必須先修煉此秘籍!”

“不會此秘籍者,絕不許承恩,否則,立刻賜死!”

薛穎兒趕緊跪地叩首,嬌聲喊道:“臣妾謹遵太後懿旨!”

秦風更加懷疑!

不就是一本小黃書嗎?怎麼弄得如此煞有介事?

一個年輕後媽,對比她小不了幾歲的後兒子,應該是這樣的嗎?

其它事情不管,就管後兒子的床笫秘事?

她要與倒黴皇帝冇那種關係,打死他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