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不敢說話的薛穎兒,端起一杯茶,走到秦風身前,揚起絕美的小臉,看著他俊逸的臉龐,美眸中滿是欣喜的光芒。

這個男人跟父親交談之中,所表現出來的睿智和豪氣,讓她徹底折服了。

進宮之前的害怕,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愛意。

他就是自己的一世郎君!

“皇上,請用茶。”

薛穎兒聲音柔媚的說著,微微屈膝,舉茶過眉。

雙手奉君茶一盞,半世情思不由人。

心中的愛意和千言萬語,隻能用這個新媳婦給郎君敬茶的行為來表示了。

秦風不知道這個規矩,收迴心思,一手接過茶杯,順手將她擁入懷中

這個女孩不僅聰慧絕頂,還極為溫順乖巧,不該說話的時候,一個字都不說,確實讓人憐愛。

看著她那絕美嬌媚的容顏,半闔的美眸,嘴角眉梢盪漾而出的淺笑,想起她那會的嬌弱多情,初嘗美妙,食髓知味的秦風,心裡不由又升騰起一絲火焰,雙手馬上不老實起來。

薛穎兒的小臉頓時羞紅一片,更加嬌媚多情,誘人至死。

“啟稟皇上,薛穎兒已受恩寵,依禮該去慈寧宮謝恩了。”

常公公在門外低聲提醒道。

薛穎兒立刻睜開美眸,帶著多了幾絲害怕瞟了秦風一眼,掙紮著要出他的懷抱,

秦風看著的不由心疼。

這個女孩被太後的威嚴給嚇壞了。

他緊緊的抱住薛穎兒,柔聲安慰道:“不用怕,有朕在。”

“朕陪你一起去。”

常公公聽到這話,馬上令人龍攆伺候……

………………………………

一座高大巍峨,金碧輝煌,比錦繡宮要奢華數倍的宮殿。

太後寢宮,慈寧宮!

美豔太後穿著一套精美複雜的紅色宮袍,神色威嚴的端坐在一張雕滿鳳凰,描金鑲玉的紅木椅子之上,身前站著八個太監,身側站著四個侍女。

薛穎兒一進大殿之門,便帶著新進宮的貼身侍女,小跑幾步,跪倒在大殿中間,嬌聲喊道:“奴婢薛穎兒,叩見太後!”

太後美眸如寒星,流轉一週,掃了薛穎兒一眼,冇有說話。

秦風走上前去,彎腰躬身,施了一禮,恭恭敬敬的說道:“皇兒見過母後”

太後繡眉微蹙,一雙美眸隱含怒意,看著秦風冷聲說道:“皇上,本宮盛裝以待,已近一個多時辰了。”

“本宮還以為,皇帝跟薛侍郎聊的興起,今天就不來見本宮了。”

秦風此時才知道,按規矩,自己也該來。

現在來遲了,這個美顏後媽生氣了。

他趕緊陪起笑容說道:“正好遇上用膳,皇兒就留他吃了頓飯。”

太後又冷冷的看了秦風一輪,方纔放過此事,輕輕一抬手。

兩個太監立刻抬過來一把椅子,放在太後的鳳椅之側。

太後溫和了聲音,對秦風說道:“皇上快坐吧。”

秦風再次拱手說道:“謝母後。”

他剛坐到椅子上,又有兩個小太監抬過一張小幾,四個宮女立刻往上擺了四碟子精美點心,一杯清茶。

身後站了兩個宮女,給他打扇伺候。

秦風心想,這倒有點皇上的氣派了。

太後看安排好了皇上,轉頭看著薛穎兒,語氣威嚴的問道:“薛穎兒,本宮問你,皇上對你真正的恩寵,可有多久?”

秦風不由一愣!

這個美豔後媽,怎麼問這事?

薛穎兒紅著小臉,叩頭說道:“啟稟太後,隻有片刻!”

太後猛然皺眉,虐待略帶慍怒的嬌聲叱問道:“片刻是多久?!”

秦風心裡更加驚詫,我的後媽,你這是要鬨哪樣?!

你派人聽房就算了,怎麼還當著後兒子的麵,這麼問媳婦這種事?

還問的這麼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