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風帶著捕快軍,剛走不遠,太後的隨身嬤嬤,王嬤嬤帶著兩個太監,急匆匆趕來。

看到秦風,遠遠的跪在地上,大聲說道:“啟稟皇上,太後懿旨,請皇上不必驚慌,隻需端坐勤政殿。”

秦風看著這個老嬤嬤,皺眉問道:“太後何意?”

王嬤嬤立刻大聲說道:“太後口諭,她要坐鎮紫金殿,看誰敢在皇宮之內,妄動刀槍!”

“並且,太後已經頒佈太後聖喻,但凡皇上有任何不測,所有藩王不必領旨,務必即刻率軍回京,滅殺一切稱王稱帝之賊!”

秦風聽到這話,心裡不由感歎,太後這一招可謂高明至極!

僅僅一道聖喻,就堵死了趙堪弑君謀反的路!

因為,隻要皇帝死了,你趙堪必須死!

趙堪不管是挾天子令諸侯也好,是想弑君篡位也罷,為的都是活的更好,而不是為了做上半個月皇帝,就拚著腦袋不要了!

因此,趙堪在冇有把握控製藩王之時,絕不敢正大光明的弑君奪位!

也就是說,老賊絕不敢派大部隊前來。

既然是這,老子還怕個毛?!

今天,老子就殺出個皇帝的威風來!

他威嚴了表情,對王嬤嬤大聲說道:“你去告訴母後,朕作為一國之君,豈能看著賊人闖進後宮,還坐視不理?”

“朕要親自平亂,宰了這群賊子,以震天下!”

王嬤嬤還要說什麼,秦風已經神色威嚴,殺氣騰騰的對捕快軍命令道:“所有人聽令!”

“皇宮之中,但有持刀不放者,殺無赦!”

“但有橫衝直撞者,殺無赦!”

“但有不遵皇命者,殺無赦!”

“殺!殺!殺!”捕快軍齊聲大喊著,頓時殺氣瀰漫,凜冽如潮。

王嬤嬤眼神一顫,不敢再說話……

…………………………………

皇宮小校場!

五百金甲戰士,五百黑甲軍卒,各持刀槍,吵聲震天!

秦風帶著捕快軍,戰意十足的走進來,看著這一幕,不由皺起了眉頭。

怎麼是兩方對壘?

金甲是禁宮護衛,是老賊的黑虎營。

黑甲是誰?

兩邊對峙,難道有一邊是幫自己的?

薛戰用足力氣,大聲喊道:“吾皇有令,但有持刀不放者,殺無赦!”

“殺無赦!”捕快軍跟著齊聲大喝!

刹那間,殺氣升騰而起!

所有人都停止了吵鬨,轉頭看了過來。

一個身穿金甲,看著就是個軍痞的禁軍頭目,帶著兩個禁軍,吊兒郎當的提著腰刀,走到薛戰麵前,看著他不屑的說道:“什麼狗屁皇令?!”

“就憑你這個捕快,也想管我們黑虎營的事?!”

“不想活了?”

“找死!”秦風怒喝一聲,猛然揮出寶劍!

唰!

一聲利器破空之聲!

一片血花即刻在空中綻放。

禁軍頭目的腦袋,慢慢離開脖子,跌落在地,身子才軟軟的倒下。

秦風不由愣了一下。

一是第一次殺人,總有些異樣的感覺。

二是被這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給驚了一下。

哥現在也算高手了?

跟來的兩個禁軍頓時麵色一變,驚聲大喊道:“你們特娘敢殺我們黑虎營的人!”

“你們……”

“不遵皇命,殺無赦!”薛戰不等他們把話說完,立刻大喊一聲,跨出一步,猛然揮起腰刀!

他不愧武藝高強。

秦風還冇看清楚怎麼出刀,兩聲慘叫已經發出。

兩個禁軍的脖子上,鮮血噴湧而出。

這纔是功夫!

自己憑藉《後宮秘籍》得到的這點功底,在真正的高手麵前,還真不值得一看。

看來,還是不敢托大啊!

薛戰推倒兩人,冷冷的看著那些人,厲聲大喊道:“吾皇親率大軍到此,你等還不放下刀槍,等候處置?!”

聽到這話,所有將士軍卒都愣住了。

秦風猛然一甩劍上殘血,指著禁衛軍,聲音威嚴,殺氣騰騰的大聲命令道:“再不放下刀槍,朕必將你們全員剿滅,一個不留!”

“不論從首,皆滅九族!”

捕快軍立刻高舉腰刀,齊聲大喊:“但有持刀不放者,殺無赦!”

“但有橫衝直撞者,殺無赦!”

“但有不遵皇命者,殺無赦!”

“殺!殺!殺!”

頓時殺氣如潮,繚繞而起。

黑甲軍卒馬上跪倒在地,放下武器,齊聲大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跪!”金甲禁軍中傳出一聲命令。

所有人立刻跪倒在地,大聲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看到這一幕,秦風總算放了心。

鎮住這些人,宮中危機就解除了。

秦風手柱寶劍,麵色肅穆,神色威嚴的怒聲問道:“你們誰要弑君謀反?說!”

“末將不敢謀反!”

隨著聲音,一個金甲禁軍統領,從各自軍中,單膝跪地,拱手行禮,大喊道:“吾皇萬歲,請聽末將解釋!”

秦風冷冷的問道:“你是何人?”

禁軍統領立刻說道:“啟稟皇上,末將是禁宮守衛,黑虎營副統領,張雲。”

“剛剛是飛豹營與我等交接,發生爭吵,不想驚動了皇上。”

“我等真不敢謀反啊!”

秦風聽到這話,不由皺眉。

隻是換防吵架?!

可能嗎?

老子要不來鎮住你們,你們的陰謀就要動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