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後,皇兒,還有些事,得先告辭了

秦風趕緊站起身,拱手說著,準備告辭,遠離危險。

美豔太後立刻伸出玉手,一把拉住秦風的手腕,柔聲說道:“皇帝莫急。”

“本宮昨天就準備問你,你走的急冇問,你那十萬銀子哪裡來的?”

秦風知道這個問題躲不過,早就找好了藉口,再次跪坐蒲團,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向一個商戶借的,明年國庫收回稅賦之後還他就行。”

銀子的來源絕對得保密!

若把梁雨的身份暴露出去,天知道會發生什麼大事。

最基本的一點,自己逛青樓的事就會被美豔太後,當作最大的把柄。

美豔太後卻認真了表情,看著秦風說道:“皇帝,本宮得提醒你兩句了。”

“身為帝王,天下皆是你的,且不可因為這些散碎銀兩,落下人情。”

“那些商戶最是狡詐,放出一文錢,便想著撈回一座銀山,因此,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必須小心。”

秦風立刻恭恭敬敬的拱手說道:“母後,皇兒記住了。”

太後似乎對秦風這個表現極為滿意,柔魅的一笑,嬌聲說道:“國事再急,皇上也得用早膳。”

“再去其他地方,又是浪費時間,就在本宮這裡用了吧?

秦風冇有拒絕的藉口,不得不留下來了。

太後朝遠處一招手,嬌聲命令道:“紅袖綠蘿,帶皇上去淨手。”

兩個女孩立刻跑了進來,帶著本不準備上廁所的秦風,進了她們的房間。

先伺候秦風洗了手,又伺候他用了淨桶,紅袖綠蘿便要為他用香茶。

秦風剛要拒絕,太後的聲音傳了進來。

“皇上,那天我專門問了德妃的兩個貼身宮女,他們伺候你的方法有問題。”

“你今天得試試這倆丫頭伺候人的功夫,要不然總被。”

“紅袖綠蘿,把完整的程式給皇帝用一遍,免得那些刁丫頭們偷懶耍滑,糊弄皇上!”

秦風知道,太後這是已經開始拿起裙帶,往自己的脖子上纏了。

他趕緊說道:“不用了,母後,我們趕快用膳吧,皇兒真的還有事。”

太後卻極為堅定的說道:“再有事,也不差這一會兒。”

“你要嫌慢,本宮親自給你指揮,讓她們加快些速度,你體會體會其中妙處就可。”

秦風嚇了一跳,趕緊拒絕。

此時,紅袖綠蘿已經開始給他用香茶了。

不得不說,這倆丫頭的功夫,真的比侍書入畫,比唐唐甜甜要強的多。

秦風害怕這個美豔後媽闖進來,一直用警惕的眼神看著窗戶外麵。

美豔太後冇有進來,而是招進來幾個嬤嬤,安排了幾句,揮手讓她們離去。

安排把早膳擺在了那個小幾之上。

紅袖綠蘿伺候的很仔細,秦風卻享受的很慌亂。

等一遍程式結束之後,他強忍著繼續體會妙處的衝動,立刻讓兩人給自己穿束。

剛剛出來,趙婉靈便來請安了。

太後安排她伺候秦風用膳。

趙婉靈跪坐一旁,動作熟練的給秦風夾菜,看似隨意的問道:“母後,怎麼冇見淑妃來請安?”

太後也很隨意的回答道:“淑妃來的早,給我稟報了一件事,我讓她去辦事了。”

秦風心裡頓時一喜。

穎兒這是給自己去接柳詩韻了。

看來一會兒就能見到她了......-